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温柔岁月

瞎甜,想吃糖想疯了呜呜呜呜

  携手度过整整一周年的纪念日那天,他准备了鲜花,放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一捧浅蓝色的勿忘我,五瓣小花挤挤簇簇的拥在一起,淡黄色的花芯,几片单调的绿叶,素雅如学生时代随手涂鸦出来的一张蜡笔画。

  取花的时候,花店姑娘建议他不如再掺些别的花进来,年轻人更合衬明丽斑斓的色彩。他摇摇头,说他还是喜欢这样的,放眼望去一片安静至极的浅蓝,不掺一丝杂色,纯粹的很。

  年轻姑娘捕捉到他话语中的那个“他”,面含微笑的将花束递给他,祝福他们一周年愉快。

  他步伐轻快的回家,路过一家礼品店,饶有兴致的进去买了几根蜡烛与一个精致的水晶烛台。进屋的时候叶修正站在凳子上举臂翻找什么的样子,颀长的身影透过玻璃墙,宛如隔着一层透明橱窗,刚听见开门声回头便问:“诶小周,柜子最里层放着的那瓶红酒看见没?”

  周泽楷点点头,连起瓶器与高脚杯一起放在桌子上,几步走到厨房浅笑着伸手环上人的腰,把“登高”的叶修一把抱下来。

  红酒是结婚当天苏沐橙送的,全世界出了名的牌子,价值连城,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弄来的。职业选手都不胜酒力,偶尔喝喝还可以,这个他从小看护到大的妹妹也就没嘲笑他的酒量,咯咯笑着便把礼盒塞进了叶修手里。

  周泽楷熄了灯,一根根的把烛台上的蜡烛点燃,叶修在厨房里忙活了四五个小时,一桌子精致的饭菜无一不是他亲手准备的。酒水虽不常饮总还常备,叶修修长的手指攀上瓶颈,轻轻松松便将木塞取下,斟进高脚杯里。

  酒体轻盈,酒香醇厚,烛光朦胧。

  周泽楷面容柔和,唇角噙笑,眸光缠绵。

  叶修觉得满意。

  脑海中突然闪过秀色可餐一词,倒叫他想连着人眼中那一脉温情一同吞吃下去。俩人象征性的举杯碰了一下,凑到唇边浅饮,伴着花香酒香饭食香,叶修夹了一块糖醋小排骨送进周泽楷的碟子里。

  “一周年快乐,叶夫人。”

  眼中的画面温馨而美妙,叶修笑吟吟的唤出独属于他的称呼时,心里还生出点感慨。周泽楷整个人沐在暖黄的烛光里,暖的让人想伸手拥抱。

  如果此前告诉他生命中将会出现这样一个人,只是看着他心情就会变好,为了他不擅长的一切也全都变成擅长,每顿饭结束都会惦念他吃没吃饱,哪怕什么都不做在一起慢慢变老都是幸福,叶修一定不信。

  “同乐。周夫人。”

  周泽楷也给叶修的小碗里装了两个牛肉丸子,好像吃晚饭不重要,看他才重要。

  结婚纪念日俩人都默契的戴着戒指,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夹菜的时候,银制的小环在烛光下亮眼的很。餐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话题极其跳跃,后来也不知道说到哪儿了,周泽楷没再接话,酒足饭饱,悄悄的捏住叶修的手,凑到唇边,在指根上轻轻蹭了蹭。

  叶修看着手上的戒指,举起来自己也亲吻一下,道,间接接吻。

  周泽楷摇了摇头,“要直接的。”

  叶修笑,“你来呗,我拦不住你。”

  周泽楷果然凑上来,轻轻的端起他的下巴,覆上唇角处舔了舔,印上来,有些发愁,“拦不住…怎么办?”

  叶修笑笑回应了他一下,手指贴在软软的发尾。我也没办法啊,饭后严禁剧烈运动,诶那什么小周,等他再上线了我接到通知就叫你,帮我爆他。

  多大个神啊,网游里又想追杀谁还带叫同职业级别的小弟欺负人的。周泽楷笑笑说好,趁他没留意,又在人脸颊上啵了一下。

  都听你的。

  饭后休息了一下周泽楷便回卧室开了两台电脑,转眼的功夫叶修就温好了水,抱着碟子到洗碗池那洗。这么大动干戈的做一桌饭菜,两人往往要吃上一两天,要清洗的餐具并不多。叶修用手试了下水温,洗洁精挤点进小盆里化开,将几盘油腻的碗碟浸到水里。

  刚洗了没两个身后就有一个大型恒温动物暖烘烘的贴过来,双手从他腋下穿过,一个要拥未拥的样子,径直以环抱他的姿势将两只手伸进水里,气息刚好由于身高原因均匀的喷到后颈处,低头玩着水里的泡沫。

  叶修笑笑,任由水里两只不老实的手拨弄着水花,握住自己的双手借力洗盘子,偏头用软软的发丝擦过他的脸颊,道:“吃好了吗,要不再给你加点餐。”

  俩人食量都挺轻的,成家以后叶修掌厨硬生生让周泽楷多吃了不少,听他这么一问周泽楷立时鼓了鼓腮帮子,“嗝~”

  叶修彻底被他逗笑了,咂咂嘴点评两句:“嗯,惟妙惟肖,一点也不勉强。”

  周泽楷在水下拨弄着他的手指,翻搅出更多的泡泡,幼稚鬼一样玩不够似的,半晌捉住他的一截手腕摇一摇,宣布着:“夜宵。”

  叶修又带着他的手重新没入泡沫里,道:“刚刚我看调料盒里十三香不多了啊,明天别忘了买点。”

  周泽楷点头,“一起去。”

  “还买什么?”

  “换个键盘。”

  “行。”叶修顿了顿,拍了拍周泽楷纯属添乱的手背,小周你这么弄我没法洗了啊,水都凉了。

  “不怕。”周泽楷吸吸鼻子,继续添乱一样跟叶修一起洗餐具。叶修无法,明明可以速度解决的事情,硬让两人以这种方式厮磨了十几分钟。直到碗碟勺子都洗好了,两双手还浸在满是泡沫的水里,手指滑腻腻的溜进另一个人的指缝里。

  叶修回到电脑前没开荣耀,反而点开了淘宝页面浏览t恤衫,周泽楷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他选了比平时更大一码的加入购物车,有些不解的看了看他。叶修扯扯周泽楷身上那件原本属于自己的衣服道:“省的你再瞎穿,小了穿着不舒服。”

  周泽楷道:“不是瞎穿。故意的。”

  “我发现了。”叶修伸手捏他脸:“我的衣服就这么有魅力?”

  天晓得叶修第一次看见周泽楷把他穿过的衣服当睡衣穿,并在床上打滚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周泽楷被捏住脸往两边轻轻的扯了扯,一脸纯情无辜。叶修对这种事原本就没什么所谓,以后再给自己买衣服买大一码就是了,如此想着又给周泽楷挑起了他穿的。周泽楷就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看,手指滑过鼠标的滚轮按住光标向下拖拽,看了一会却是没什么满意的,全然不像给他自己选衣服那样随便。

  qq上收到条消息,叶修就暂时关了淘宝,登录荣耀,周泽楷这边早在他旁边那台机器前坐下,和他一起进入游戏。两人退役了以后,再也不是不同阵营,叶修这边又练起了一个战法小号,和周泽楷一矛一枪在网游里征战。两个小号如今挂在一个纯玩家公会,也是无关紧要,大神想抢boss什么场合都能去掺一脚,更何况这是荣耀史上最大的两尊神组队一起。

  两人还在打联赛的时候就有解说曾设想前后第一人有朝一日并肩作战将会是何种光景,想不到最精妙默契的配合将在网游里展现。周泽楷退役之前参加了两次世界邀请赛,一次冠军一次亚军,五期选手纷纷退役之后,往后六七期也逐渐成了老将,此后再无人能达到当时斗神枪王那样传说级别的高度,只是场上如何,终究影响不了网游中的热闹。

  已经退役的职业选手们大多还对荣耀有些念想,又在这片战场上重新活跃,有的自立门派,有的帮自家公会抢boss,还有拉帮结伙组队一起来的。两人刚冒头就被人完全摸了出来,如今大家都知道这个看起来牛逼哄哄的战法就是叶修那货,这个让人特别蛋疼的神枪是周泽楷,一露面就遭集火倒不至于,倒是在这个前职业选手大乱炖的时代俩人曾经联手黑死过黄少天的小号。

  “注意(53,26)猥琐着的那个术士,啧手速这么慢肯定是喻文州没跑儿。”

  “嗯。”

  俩人不开耳机纯线下交流,却不想刚被叶修点过的那个术士正头顶一个微笑的文字泡,一个诅咒之箭暗搓搓的丢了过来。

  喻文州你有点节操行不行,不是说好了一起拖老王下水么。叶修扬声放话,周泽楷在一边敲了两个字,就是。

  什么时候说好的?

  我说你们两个死没下限的家伙就不要满地乱秀了地图炮丢的到处都是有意思吗有意思吗,不过我也说了是地图炮了按照你们这样不尊重单身贵族的做法早就应该被拉出去枪毙了!

  “啧。”叶修把耳机摘下来挂在脖子上,不约而同的和周泽楷对视了一眼,“吵死了。”

  这一眼默契的四目交接让人恍惚间想起第九赛季刚结束的夏休期,两人在一起并肩打荣耀的情景。卫冕冠军成功的轮回到H市度假,顺便约了一场和下赛季即将登上职业舞台的兴欣的友谊赛。叶修笑着说打友谊赛有什么意思啊,这不新赛季第一轮就是咱们两家么,不急打,一边说一边当着轮回众人把人家队长揽着肩膀给掳走了。

  “诶小周来都来了帮忙抢个boss吧。”叶修找了个小角落,最终锁定两台机器,拉出椅子来拍了拍,“就坐这儿吧。”

  那时候两人一边抢boss一边牵个小手还要偷偷摸摸的,全然没有想到几年后已然可以在一起共度余生。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身来到了叶修的后面,俯下身用手拄着身前的电脑桌。

  额前刘海微斜,露出形状好看的眉宇,眼眸中是灼烈而清醒的欲念。

  喂老叶活着没胆子真够大啊居然敢在堂堂本剑圣的眼皮子底下挂机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黄少天在被他一剑撂倒的角色上蹦哒了两下,最终爆了个手速把人砍成尸体,然而任凭网游中闹出怎样的动静,两人已经一点也听不到了。

一辆假车

  舞台中央一身黑色西服的叶修接过苏沐橙递来的对戒盒,在一片掌声与起哄声中,取出戒指面向周泽楷。

  台下朋友们大声喊着求婚的字样,万众瞩目的一刻,叶修举着戒指,单膝点地,在他对面的周泽楷在同一时间,以一样的姿势半跪在地上,在全场掌声爆发到顶点的那一刻,温情款款的为对方戴上结婚戒指。

  不去想地老天荒会有多遥远,眼前一朝一暮已然定格成永恒。

-END-

最近一直在听爱情转移 真的很甜了呜呜呜

评论(8)
热度(201)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