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街边摊

投喂 @一块糖糕

————————————————————

  周泽楷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喜好,那就是酷爱街边摊上卖的小吃。

  各种各样的烧烤一排排置在烤架上,肉丁切成差不多大小,四五个成一串(有的时候摊主实惠也会给串到六个)小刷子蘸足了调味酱料娴熟的那么一刷,去不去签子都随便你,一经烤好,摊主便捏在手里一把递过来,或是三两下尽数收在早就准备好的小纸盒里,在隔壁摊铺传来铁铲压上鱿鱼冒出的嗞嗞声响中,脸含笑意的翻兜找零,任凭食客在摊前迫不及待的品尝一二,咬进口中,舌尖上那么一滚,确是一道人间美味。

  周泽楷从小到大的生活质量都很不错,小时候家教未必算得上严苛,独独在饮食卫生与安全上要求颇多,一日三餐顿顿不落,早餐必须喝一杯牛奶,此外连个夜宵加餐也无。

  等到他十六七岁的时候,正是少年即将迈向成熟的年纪,周妈妈每次见他那张帅的突破天际的脸还有那在同龄人中占尽优势的身高,总会忍不住念叨几句,现在长的这么帅,纯粹是因为小时候给你吃的好。

  周泽楷听到这番言论时,便习惯性微微笑上一笑,思路其实早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他经常偷偷摸摸跟着他一个不靠谱的小叔叔出去开小灶,从来都是瞒着家里的。外面的世界充满着新奇与自由,尤其是聚集各地特色的小吃街,闹市中一家家牌子横幅那么一拉,冒着热气与诱人香味的街边摊处尽是多姿多彩的民间风情。

  周泽楷偏爱烤黄金糕,只要站在摊前必然会点上一份,回回不落,除此之外,吃什么完全依照肚子的饥饱程度,但他为了多吃点小吃常常刻意空腹前来,点上一份多糖多醋少点辣的烤冷面,有时也吃铁板豆腐。

  记得曾经一次排队过程中,摊主现场把北豆腐切成1.5cm厚片,动作娴熟流畅的放入烧热的油锅,中火慢煎至豆腐皮焦黄,捞出来调味粉均匀铺满表面,再按照食客喜好撒上一把青绿的葱花,单是那诱人的卖相便引的无数人垂涎。

  有一段时间他还沉迷吃炸蘑菇,原本不太爱吃的蘑菇沸水略焯捞出后沥干水分,由鸡蛋糊倒入蘑菇中,下油锅炸至金黄色捞出,调料洒匀,入口酥酥脆脆,难得还能保持一份蘑菇的鲜美。一条小吃街逛上一半,正好路过一家饮品店,再在七八分饱时来上一杯烧仙草,奇妙的搭配总能品味出奇妙的效果。

  等他成为职业选手之后,空闲时间开始少的可怜,每日训练磨合团队经常在俱乐部食堂解决三餐,四处打比赛无法久留也很少会去逛逛各地有名的小吃街。江波涛是全队最先发现他这个爱好的人,那时正赶上夏休期,一众勤奋的队友们为了新赛季冲击总冠军自发留在俱乐部加练,江波涛一看人挺全的,训练结束之后便都叫到自己宿舍临时开个战术会议。

  讲到中途不知道是谁肚子饿,咕了一声之后自此再没消停过。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难得夏夜人这么齐应该出去吃点什么,问了一圈最后问到周泽楷这,只见轮回队长露出拍商业广告一般完美迷人的微笑,道:“小吃,不错。”

  周泽楷是S市本地人,一出俱乐部便熟门熟路的把一队人领到了他小时候常去的那条小吃街上,正赶上夜市繁华的时候,各种各样的牌子打着不同的灯光,琳琅满目,应接不暇。

  吃货们的眼睛早就一瞬间给点亮了,轮回众人集体吃夜宵的时候不多,吃小吃带上全队一起吃对于周泽楷来说更是从来没有过的新奇经历,但他人朴实,队友一看当家王牌貌似于此道上颇有些研究,便纷纷起哄让他带大家有策略的尽可能吃遍整条小吃街。一向羞赧内向的周泽楷从善如流,一圈转罢,轻而易举便让人充分体会了什么叫做“很撑,但是很幸福”。

  小吃街之所以源源不断的出现,那便是告诉人们,单靠一张嘴是完全吃不完的。

  铁板鱿鱼,煎熟切段,有汁有味;关东煮,高汤小火,五花八门;烤生蚝,蒜茸细腻,蚝肉鲜美;狼牙土豆,香味四起,飘香满街……各种美味轮番体验,单是舌尖上的滋味便让人回味无穷,大家边吃边闲聊,周泽楷也有悉心的叮嘱有些东西不要吃太多,终究是夏休期,也就秉承了假期一贯的闲散与自由。

  第二天自然是闹肚子的闹肚子,蹲厕所的蹲厕所。美味贪多就是这样一种后果,好在痛并快乐着,管它日后如何,眼下吃的开心,折腾一回也值得。

  叶修平日里对饮食是没什么讲究的,非但如此,忙的时候几顿连在一起吃,以前在嘉世懒得跑食堂都是苏沐橙给他带饭,到了兴欣值夜班更是陈果不招呼就泡面对付,怎么省事怎么来。

  被周泽楷正式拐带还是兴欣准备线下挑战赛那会儿,新一年全明星周末在B市召开,叶修,陈果,唐柔,包子四个受邀到现场观看,吃住都是楼冠宁全包。活动当天结束叶修几人便被楼冠宁邀请到茶楼吃夜宵,一顿饭吃完已是夜色浓重,叶修想着大半年没和周泽楷见一面,到底还是跟陈果告了个假。

  周泽楷从联盟安排的酒店出来时,叶修已经在下边等了他半天。活动时穿的轮回冬季队服此时换成了短款羽绒服,牛仔裤,一条蓝色长围巾将领口堵的严严实实。B市的冬天到底还是寒冷的,习惯了南方气候的含蓄柔婉,再到了北方这番凛冽风霜中人便显得格外单薄。叶修在B市生活过十几年,尚且觉得不适应,只怕周泽楷会冷到。

  随队打比赛一年客场到B市也有好几回,陌生倒不至于,面对呼啸的寒风到底还是有点不习惯。叶修伸手把人羽绒服上连着的帽子给他戴好,捉住就近的一只手就往自己口袋里揣。周泽楷唇畔挂着浅浅的笑,顺势收紧,掌心毫无缝隙的贴紧了他的。

  此时算不上晚,也就九点多钟,主街道还是一派川流不息的景象。寒天里闲逛对于两个人来说原本就是可有可无,重要的还是和谁一起。叶修席间吃的本不多,周泽楷也只是随便垫了垫胃,便熟练的掏出手机搜出了附近的小吃街。

  在荣耀方面造诣很深的职业选手们,天生就擅长辨别地形,两人也不是初来乍到,不一会视线中来往的行人便多了起来。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一派市井喧嚷的热闹模样,为生活奔波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此时闲下来,边逛边吃,每一个摊位前都有驻足的食客。

  周泽楷的手还缩在叶修口袋里,拥挤的街道已经不允许俩人并排,叶修便自动退后两个身位格,跟随周泽楷穿过往来的人群。

  走到里面之后人潮开始渐渐被各种各样的摊位分开,周泽楷在记忆里搜刮半天,愣是不记得叶修有什么饮食喜好,事实上,叶修在这方面也确实没有什么讲究,周泽楷便拉着他先去买一份烤黄金糕。

  他这个时候才把围巾往下压了压,露出大半张脸来,眼睛在柔软的灯光下看起来亮晶晶的。两位男士来逛小吃街的组合小摊主人也不少见了,当即吹捧自己的手艺,建议俩人一人来一份。

  “不用了,我俩一份就成。”

  叶修笑笑,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来点上,与周泽楷耐心的站在一旁等起来。白天的活动刚刚结束,两个人的话题便也围绕着全明星周末展开。今年的新秀挑战赛中规中矩,远不如去年新老交替那么激烈,偶有野心不小的新人也难成什么气候。周泽楷不由自主的就想到去年全明星周末的时候,场上惊现龙抬头时现场哗然一片,唯有他静静的看着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唇畔隐约浮现出了然的笑意。

  他总是一出现便把所有人吓一大跳,什么时候都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却只有面对荣耀时,专注,热烈,而又执着。

  斗者不败,像龙,锐意张扬,锋芒耀眼。

  那时,他在场下,就像所有被惊艳到的观众一样,默默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凝望着角色背后被倾注而喷发的操作者的灵魂与精神,随着手指在键盘上灵巧的跳动,用一生信仰追求胜利的宣言与使命。

  以前是,现在也是。

  从第一赛季的时候就这样,一直看着你,走过风去雨往,走过寒来暑归。

  叶修的侧颜在小摊边暖黄的灯光下轮廓清晰而柔和,听到周泽楷问他线下赛准备的如何时,像往常一样,回过头来,自信而璀璨的一笑,“我你还能不放心么。”

  周泽楷也跟着笑了笑,他毫不怀疑,这就是他一生中最为信任的那个人。

  “尝尝。”

  接过摊主递过来的烤好的黄金糕,二人背过身去,眼见街道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他们,周泽楷便捏着签子,把手递过去,凑到叶修唇边。

  黄金糕烤得口感柔韧,还能尝出蜂蜜与椰香,甜而不腻,看来小摊主人确实不是吹嘘。两个人就着签子,你咬一口,我咬一口,很快就把这份黄金糕吃完了。

  继续往里走,逛的完全没有什么目的性,路过烤肉串,鼎鼎有名的望京小腰,烤虾烤翅,便选择性的点上两份,吃不完的拿在手里,像任何一个普通食客那样,站在摊前边吃边等。

  人多的地方挤着也暖和,周泽楷本就样貌出众,单就人群中那与众不同的气质想不引人注意都难。他这边刚刚接了一把摊主找的零钱,回头便见隔了几个人的空隙间,两个姑娘正呆呆的望着这边,视线甫一接触,嘈杂的夜市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响亮的尖叫。

  叶修一听这动静,心里便是咯噔一声,他还从来没有在观众前曝光过,奈何今时今日周泽楷联盟第一人的名气,不说家喻户晓,单那张脸往那一站便自动吸粉无数,自然飞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两个年轻的小姑娘正在一边等炸鸡,周泽楷一回头,猛然间让人感觉眼前一亮,初一看,帅哥!再一看,好像有些眼熟?大脑当机两秒,顷刻爆发,这不是周泽楷又是谁?

  巧也不巧,俩妹子虽然是B市人,却迷周泽楷迷的厉害,当即拨开人群就要往这边追。周泽楷的反应可比叶修要快多了,他都不知道这么被粉丝给堵过多少回,每次出门都十分小心谨慎,此番虽郁闷倒也很是习惯,二话不说,左手一把各式烧烤,右手拽着叶修,飞速的向着反方向跑路,不一会俩人的身影便淹没在了人群中。

  停下来的时候身边正好是章鱼小丸子的摊位,照例点上一份之后俩人便钻到了阴影处供人用食的桌椅那,虽说跑的不远终归出了点汗,浑身上下都暖烘烘的。周泽楷把手里罩着方便袋的烤串放在餐桌上,颠簸之下调味酱料早就淌了不少在手上,好在没有弄脏了衣服。

  叶修垂眸看着那只价值连城的手如今沾上酱料万分狼狈的模样,无奈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周泽楷正在低头挽自己的袖口,突然手腕上传来一个冰冰凉凉的触感,紧接着叶修轻轻握住他的手,扯出张纸巾细细的给他擦拭起来。

  先把表面上的酱料与油滴擦干净,再拧开瓶矿泉水仔细的清洗,裹着餐巾纸的手指灵巧的穿过他的指缝,蝴蝶穿花一样轻盈。周泽楷看着那双漂亮的手极其爱惜的反复擦拭着自己的手背,纸巾吸干皮肤表面湿漉的水份之后便连忙提醒着:“快揣兜里,别冻着了,你怎么出门也不戴手套?”

  职业选手对手的护养自然是格外注意,周泽楷临出门前却有些着急,怕叶修等久了匆匆便下了楼。俩人一个在S市,一个在H市,气温相对温和,也没有出门戴手套的习惯,冷了就往口袋里一揣,叶修此时想起了就随口问一句,关怀的语气让周泽楷甜蜜蜜的内心又淌过一股暖流。

  不动声色的细心与温柔最让人招架不得,周泽楷连忙听话的乖乖把手缩起来,另一只手又被叶修给两手夹击捂在了手里,凑到唇边轻轻的呵着气。

  先前烤好的小串早就已经有些凉了,放在塑料袋里无人问津。章鱼烧放在精致的小餐盘里端上来的时候,摊主才发现这两个客人竟然躲到了这里,连忙说着外边冷又把人请到了小屋里。

  小店里面食客不多,看着却拥挤,有了前车之鉴,叶修先在门口打量了一周,没有看到女性,其它人无一不在专注的吃东西,这才松了口气。二人不引人注意的进屋找了个座位,肚子早就填饱了,所幸小丸子份量不多,一人几个,慢悠悠的吃。

  轮回今年的形势一片大好,冠军预测上面虽然不比本赛季招揽了四个全明星的霸图而排名第二,老将的水平下滑终究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叶修作为从第一赛季一直拼搏至今的老选手,还能保持住这份状态,无疑让周泽楷心中万分窃喜。他对荣耀的坚持与冠军的心永远不会随着时光消磨而减退半分,挑战赛里虽然有嘉世这一庞然大物,周泽楷却始终坚信,叶修永远不会让任何支持他的人失望。

  周泽楷正式出道以来对挑战赛的了解终究不多,叶修便挑些兴欣在挑战赛中遇到的趣事讲给他听。明明是遥远的赛场却听的人心驰神往,与叶修站在同一个舞台上的情景更让人感到期待。最后话题回到这次75级的等级上限提升,叶修又讲了讲圣诞活动网游里抢袜子的事儿。兴欣在75级橙装上的收获拉进了不少与嘉世之间的距离,听在周泽楷耳中无一不是好消息。

  “加油。”周泽楷叉起最后一个丸子,十分坚定的说了一句。

  叶修笑了,道:“我说,你可也得加油啊。”

  “这赛季不再斩下个冠军,下赛季可就没机会了。”

  他笑的意气风发,随性而迷人,眼尾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周泽楷甚至能从那漆黑的瞳眸中看到自己模糊的倒影。

  “一定。”他没理会叶修后半句话里的挑衅,同样回给叶修一个自信的微笑,唇角还不自知的沾着点碎海苔,看起来又帅又有些滑稽。

  “吃脸上了。”

  重新走进清冽的冷风里时,叶修没忍住,到底还是笑了一句。周泽楷有点莫名,伸出手指擦了把自己唇边,明明什么也没有,却依旧在脸颊上也摸了两把,问着:“哪儿?”

  他看到叶修眸中些许琢磨不清的笑意,顿时恍然,刚想说什么,一个轻柔的力道扳过他的肩膀,趁着夜色,两个挨的极近的身影几乎让人分辨不清,唇上突然一凉,柔软的触感毫不含糊的扫过一周,又浅尝辄止一般,一触即收。

  “好了。”叶修笑着用手指抹了抹他的唇,道:“擦干净了。”

  当天晚上回到住所,这一小插曲便于繁忙的生活轨迹中落下了帷幕,舌尖上的印象却终究让人记忆犹新。全明星结束之后叶修回H市继续忙挑战赛,不过自此之后,兴欣全队总是一得空就去附近的街边摊逛一逛,全当放松。第十赛季重新回到联盟,两人一有机会凑到一起,也经常去吃各种各样的小吃,直到世邀赛去苏黎世,备赛期间偶尔出去放松,依旧是最先组队把当地的小吃品尝一遍。

  毕竟美食这种东西,总是不分国界的嘛。

  只不过对于叶修来说,吃什么,怎么吃,从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真正重要的,也只是和谁一起吃而已。

-END

评论(26)
热度(353)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