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62(上,完)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61

秋风清00

62

一辆接上的尾车

  对于周泽楷来说,这几天颠倒黑白的作息,过的实在有点混乱。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叶修还甜甜的睡着。周泽楷醒过来才发现叶修是被他圈在怀里的姿势,呼吸平稳,睡的相当沉,一边脸颊枕着他的胳膊,还压的有一点变形。

  ……怪不得感觉胳膊这么麻。

  周泽楷无不甜蜜的想着,越想越觉得兴奋,连动一下都不敢,生怕惊扰到叶修。

  难得睡的这么踏实,叶修看起来非常的乖,刘海分散,露出形状好看的眉眼,一只手放在唇边,另一只手则被压在下面,像只小猫一样把自己蜷起来。室内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安静,静的只有近在咫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周泽楷忽然觉得这样的睡颜说不出的美好,温情脉脉的看了他好久好久,等到后来,实在忍不住,在他的颊边轻轻的啾了一下。

  亲完这一口,周泽楷又有点担忧的看了眼叶修,见他并没有醒,这才放下心来。他习惯性的偏头瞟了眼床头柜上的电子表,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差点惊的从床上弹起来。

  这么大的动静终究还是吵醒了叶修。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周泽楷,边打着哈欠边含糊道:“早啊。”

  周泽楷看了看他,听到他说的那个“早”,又回头看了看表。注意到他的动作叶修也清醒了过来,撑着身子刚要起来,差点没撑住又要跌回去。回想到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叶修笑了笑,笑容极浅,让人几乎辨不出来。

  “不舒服?”周泽楷微微皱了皱眉,连忙把人搂好给拉回被窝里,仔细端详了一下叶修的脸色,没见什么异常,正在想应该说点什么,就见叶修笑了笑,一个挺身动作利落的翻下床,一边面不改色的大大方方穿裤子,一边道:“这才哪到哪啊。”

  周泽楷下意识的又匆匆瞟了他一眼,也是迅速的起身穿戴。昨天一整晚的体力劳动,他倒是没怎么累着,此时一见叶修也没有什么累着的样,依旧精神抖擞,快他一步先把内务整理妥当,又狐疑的观察了叶修好一阵,搞得正在蹬皮鞋的叶修哭笑不得的使劲揉了把他的头发,成功弄乱了周泽楷刚梳好的发型。

  昨天那身常服已经不能穿了,叶修很有自觉,从上到下穿的都是周泽楷的衣服,他俩身量相差不多,互穿衣服也没有什么不寻常。全都收拾妥当以后,叶修带着周泽楷冲进基地食堂,饭也没正经吃,叼着一根冷掉的油条就出来晃荡。

  此时已经将近下午三点,周泽楷还在为自己怎么连续两天睡过了一上午而感到莫名其妙,叶修却是没有一丁点不自在,吊儿郎当的和周泽楷来到训练场时,唇边还泛着一抹油光。首长偷懒将士们却不可不勤勉训练,叶修连着两天没来盯人,他们也都乐得轻松自在。平心而论,真没有谁愿意在训练场上见到那张欠揍的笑脸,可当熟悉的笑容再次出现在眼前时,一众将士们也不得不哀嚎悲鸣现实是多么残酷。

  按照训练表的内容,下午的科目是近身格斗。将士们本来分成几组,两两对练,统计成绩,叶修来了,大手一挥点了几个人,吩咐其余人照常进行,转身却是同周泽楷带着出列的队伍去了一片特殊的训练区。

  那是块极空旷的场地,与普通的操练场没有什么两样,场地中央却有一个巨大的深池。几个被点到名的人一脸好奇的向中间望去,只见那池子中盛放的不是别的,正是可以以吨为单位的糊状泥浆。几个人面面相觑,正莫名间,叶修突然负手走过来,刚一出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你们的目标在这里。”

  众人自动在池子前的空地上站成一排,齐刷刷的盯着叶修,叶修活动了一下手腕,又转了转脖子,一边做扩胸运动一边招呼着:“一个一个来,谁先?”

  话说到这里已经很明显了,按叶修的意思,分明已经是确定了他将是这场训练的陪练,并在热身的过程中用目光鼓励被点到的将士赶紧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这是一个不容错失的好机会。反应过来的人一个个也都不客气,队伍中率先走出来一个人高马大的兵,看着比其他人都要健壮一点,对于这一方面也是颇有点自信。

  叶修极为挑衅的冲着他勾了勾手,两个人很快胶着在一起,一众观战的士兵目光随着两人的身影移来移去,直至最终,叶修终于亲身示范了一下这个池子的作用。只见他旋身用双腿绞住那士兵的腰后猛一用力将人带倒,自己一个滚身迅速站起,在那人还没起身之前便一个抛投把人给直接扔进了泥池子里。

  “扑通”一声,池子显然极深,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泥浆迸溅出来。众人闻声望去,只见被丢进去那人瞬间便成了个彻头彻尾的泥人,扑腾了两下才站稳,身上挂的都是泥,看着就感觉很沉重,一举一动肯定十分的费劲儿。

  “啧,攻的这么猛,也不注意点回防,你以为你是韩文清吗?”叶修有些刺耳的点评声如期而至,欠欠的带着点漫不经心的嘲讽,又冲下一个人接着勾手,很快就有倒霉的家伙被扔下去与那个“泥人”作陪,酣畅淋漓的连下五人,叶修这才觉得有点累了,看了眼池子里五个浑身上下糊满泥浆的士兵,当着他们的面把自己汗湿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揉成一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丝毫没有因为是周泽楷的就觉得不好意思。

  周泽楷与叶修对视一眼来接他的手,与剩下三个人逐一交手之后毫无悬念的也都将他们一个个踹进了泥浆池,看着底下的泥人大眼瞪小眼,叶修拍拍手宣布现在俩俩捉对进行格斗训练。

  被选来的无疑都是这门科目极其顶尖的,自然明白他的用意。身在泥浆池里,浑身裹满了泥,每动一下都像有千斤重,阻力不是一般的大。饶是如此还不算,叶修和周泽楷站在“岸上”,一人拿了一把可以射击的玩具枪,抓了把豆子便砰砰砰向池子一通扫射,并硬性规定谁也不能被“子弹”打中超过十下,否则取消训练成绩。

  对于行动不灵便的他们来说,这一规定无疑十分变态,士兵们纷纷奋力的一边躲避射来的豆子,一边还要拖着沉重的身体和对练进行格斗,不禁担忧起自己的肚子来。叶修和周泽楷哪管这个,拿着两把松垮垮的玩具枪也一样一打一个准,枪法不可不说的神乎其技。

  就在每个人都挨了差不多八下的时候,叶修把枪一扔,和周泽楷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群士兵们无奈,只好继续训练,直到规定时间结束没一会儿,叶修又点了新一波人回来,这下足足有外面训练的一半,叶修将他们分成八组,指挥着刚爬出来的八个人先去冲个澡换身衣服,然后一人负责一组,带着他们有点效率的依样练起来。

  “咦老大你的腰怎么了?!是扭到了吗?”

  在叶修问出“有什么问题吗”之后,眼尖的包子一惊一乍的叫道,把所有人关注的重点都给聚集在了叶修的腰上。

  叶修“嘿”了一声,冲着他的屁股一脚将他给踹了下去。

  周泽楷在一边捂着嘴偷笑,见叶修一切举止如常,起来时还夸口“这才哪到哪”,练久了却不得不扶着腰,不由得有点心疼他。昨天那个姿势实在太折腾人,他正考虑着下次换个别的什么好,就被叶修揪着领子给一把拽出了训练场。

  即使是初入冬天,贺南依旧到处可见成群的候鸟,它们大多从北方迁徙而来,胆小怕人,偶有风吹草动,呼啦一下便成群结队的逃散。冬天是昼短夜长的季节,不知不觉,黑漆漆的天幕又替换上来。

  转眼间就快到了十二月,叶修想着周泽楷来贺南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带他去哪玩过,眼见集训期即将结束,心思一动,索性择日不如撞日,和陈果打了个招呼,两人干脆换了便服,出了军区,乘车去市中心玩。

  即使是旅游淡季,这边的游人依然不少。繁华的大都市夜景,到处可见光怪陆离的霓虹,闪烁着点缀这稀世盛景。处于喧闹中心,叶修也不禁感叹,联盟的发展速度真的很快,从战乱到平复再到发展至今,这才经过了几年,黄金一代的迅速崛起奠定了联盟强大的实力与国际地位,在此之前,冯宪君的上台使得本国经济在原有的经济基础之上更是得以一个堪称奇迹的速度达到质的飞跃。也不过这么短短几年,一眨眼之间,几代英雄迟暮,到了他们这一代,竟然已经可以亲眼得见这国泰民安的泱泱盛世。

  看的出叶修是在感叹什么,周泽楷也只是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他们现在登上了一艘游船,在缓缓的行驶过程中远望这繁丽朦胧的夜景。这种游船价格其实极不公道,多半都是高价坑骗外来的游客,周泽楷本没有坐船的兴致,却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执意要拉着他来坐坐,并依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强行往死里砍价,看的一旁的周泽楷目瞪口呆,然后在生意人怒火中烧的视线中,叶修八风不动的拉着他走上了游船。

  “小周,你知道吗?”叶修此时靠着栏杆,夜风将他的头发吹起,悠悠的风声伴着他的话音娓娓传来,十分动听:“那时贺南的游船还没有这么大的规模,贺南大捷那天,一艘艘游船漂浮在海面,无数居民含着热泪拉扯旗帜,高歌着为他们的英雄送上祝福的赞歌,那时候,立在船上,视野是那么的开阔,风声与歌声是那么的悠扬,就像现在这样。”

  叶修伸手遥遥一指,周泽楷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是将军用剑护卫之地,万家灯火通明,一派祥和。远处的现代化商铺,每一家都闪烁着大大的LED标牌,等待着客人们的光顾。周泽楷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在爷爷的笔记上看到的一句话,无论是什么年代,有矛盾就会爆发战争,而无论是什么年代,有人类就会争取和平。

  叶修说:“与他们站在一起,自始自终,我从没有后悔过。”

  无论是峥嵘岁月还是铿锵铙歌,在那段最艰难的时代过后,回馈给他们的,无一不是他们最想看到的那样,那么美丽,那么纯粹,又是那么炙热,那么执着。

  周泽楷微笑着,轻轻的点头,在叶修说话的时候,用一个军人最庄严的目光,用一道爱人最温柔的视线,对他的叶修行注目礼。月色勾勒出两个并肩的身影,音容笑貌都掩映在浓浓夜幕之中,却唯有目光灼灼。游船渐渐开始减速,人们谈笑的声音充入耳鼓,叶修举目看了一眼,那是他们此行的终点,中央广场。

  从船上下来,繁华的景象终于达到极致,一条条琳琅满目的商业街,一栋栋整齐的高楼,一个个错综复杂的街道口,无不彰显着这座城市最大的魅力。两人随着如织的人潮走走停停,他们没有逛街的习惯,偶尔这样散散步,也能在喧闹的背景布下品味出那么点岁月静好的感觉。

  周泽楷不一会就冻红了一张脸,叶修伸出双手给他捂,就着帅脸一边捏一下,让周泽楷做出了一个鬼脸,然后哈哈大笑着把自己凉了的手伸进周泽楷的衣领里。周泽楷捉住他不老实的手,在他后腰上不轻不重的一捏,叶修果然哎呦一声,给周泽楷送去幽怨的一瞥。

  两人逛够了才开始向中央广场迈进,远远一望,一座高大的纪念碑正伫立在中央广场的最中央,临近了还能在那周围的台子上发现一排又一排的摆放整齐的鲜花。二人互相对望一眼,四下一找,果然花店就开在离这不远处。叶修和周泽楷二话不说跑过去,店主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因为他们对花束没有要求,就给他们一人一捧已经装束好了的矢车菊。临把花递给周泽楷时,那个小姑娘脸上还不易察觉的飘上一层红晕,以为两人是外来的游人,羞赧的告诉他们纪念碑外围矢车菊的摆放位点。

  “又到处招惹桃花。”

  走出店门时,叶修捏了把周泽楷的标志性帅脸,语气不善,周泽楷不知该如何是好,最终只能依靠卖萌解决自家枕边人为了逗弄他而故意泛起的醋意。

  回到纪念碑前,二人找到卖花姑娘所指的位点,正要上前,却突然听到耳边一声清脆的稚语,不由得停下脚步。

  周泽楷回头看过去,见是一家三口,不知道是本地住户出来散步,还是外来的游人。一位穿着得体的先生正挽着他的妻子,而妻子的另一只手还牵了个看起来不过六岁的小男孩。小孩子手里捧着一束鲜花,恰好也是矢车菊。他蹦蹦跳跳的走着,用孩童特有的声音脆生生的问旁边的妇人:“妈妈妈妈,这是什么呀?”

  “这是谷翎纪念碑,用来纪念无数伟大的英雄们的光辉事迹,我们来给他们献花致敬好不好?”

  那妇人蹲下身来,拍拍小孩子的头,而旁边的先生此时已经发现了周泽楷和叶修投过来的目光,对他们和善的微笑了一下,点头致意。二人对这位友好的陌生人回了微笑点头礼,妇人已经站起身,在她腿边的小孩子小跑着来到纪念碑前,将花束轻轻的放在了纪念碑的台子上,又飞快的跑回来,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正和自己父母交谈的两个陌生叔叔。

  叶修突然蹲下身,将自己的花和周泽楷的一并递给了那个小男孩,完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小朋友,帮叔叔们一个忙好不好,把这两束花放到纪念碑那边的台子上呗,谢谢你啦。”

  小孩回头看了眼他的父母,得到许可之后,开开心心的又抱着鲜花飞快的跑了过去。

  道别了一家三口,叶修和周泽楷仰望这座谷翎纪念碑,心照不宣的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他们同时立正,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对着高大的纪念碑,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

  礼毕,周泽楷像刚刚那位挽起妻子的丈夫一样,微笑着挽起了叶修的手。

  飘飘洒洒的雪花落了下来,落在他们的头上,衣服上,手臂上,这是今年的第一场小雪,簌簌的轻白为五光十色的城市更添了一抹柔和。

  绕过纪念碑的正面,与碑前繁多的碑文不同,碑身后仅苍劲有力的镌刻了八个大字——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小周,我们走吧。”

  叶修用手扫了扫周泽楷头发上面的雪花,笑容柔和,在远处,一家不起眼的杂货小铺,刚刚走出来一位叼着烟的年轻人。

  正如叶修所说,与他们站在一起,与他站在一起,自始自终,周泽楷从没有后悔过。

  他片刻的失神之间,叶修已然先一步丢下他,大着步子向香烟进发,周泽楷轻轻一笑,随即脚步轻快的从后面跟上。

  在叶修侧过头望着他的那一刻,周泽楷在心里轻柔而又坚定的说着,此生能爱上你,我也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更没有哪一刻,不曾感谢生命的馈赠,让我能够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秋风清上,完。

————————————
废话什么的就不说了,前面说了太多qwq,总之感谢!下半册的话,等水平足够撑得起,文笔够好了再动笔吧
爱你们w

评论(31)
热度(186)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