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58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57

秋风清00

58

  后来在回忆起这段日子的时候,周泽楷总能记起那个寒冷又温暖的新年。

  过了年再到入春往往是很快的,于是仿佛只是匆匆一转眼之间,便已经进入了热情饱满的六月。夏季的暖风悠悠的吹在脸上,火热的太阳不遗余力的炙烤着大地。这是最张狂的季节,无数的汗水挥洒,操练场上响起嘹亮的军歌,这也是最温柔的季节,夏虫伏在草堆里此起彼伏的鸣叫,皎洁的月光像透明的绢纱,在如水的夜色中投下柔软的光影。

  叶修最近酷爱一样乐器,有事没事就窝在琴房里弹上一曲。周泽楷跟着叶修训练了近半年,18岁的年纪,还在成长的骨骼又精壮了不少。他不爱说话,没日没夜练枪的时候,就更不爱说话,微微的将唇抿成一条线,侧颜看上去说不出的冷峻。不知不觉,他的身姿又挺拔了许多,甚至本来和叶修一样的身高,如今又蹿的比他还要高上那么一点点。

  不得不说,带着周泽楷的一年大概是叶修人生中最悠闲的一年,只因他足够强大又足够省心,随随便便指派一个训练任务,叶修就可以完全放心的抽手一整天,直到规定时间结束,再毫无意外的收获一个特优的成绩。

  在周泽楷的眼眸里,叶修变得越来越优雅,甚至有时悠悠闲闲的样子,淡淡弯起的眸子里犹有温润的笑意,铁血柔情的军人形象又添了几分随性洒脱。而在叶修的眼眸里,周泽楷则是越来越沉默,周身流淌着凛冽的气息,那双眼睛却时常盛着暗火,像枪,通体漆黑,枪身冰冷,每每接近时,便给人一种无言的压迫。

  但凡优秀的狙击手大都是冷漠的,唯一与他们进行交流的便是手中那把长枪。周泽楷的进步飞快,原本就极佳的枪法精进的越来越出神入化,有时叶修出入食堂的时候,会被那双漆黑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眸底压着一丝刚刚训练完毕带来的杀伐果决的气息,每当对上那双眼睛,叶修总有一种下一秒就会被他扑过来按死在地的错觉。

  “咳,枪王同志……”叶修清了清嗓子,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狙击手的训练任务是凶残又磨人的,因为曾经切身的体会过,每次面对着刚从训练场上下来的周泽楷,他总是会笑的轻缓又温柔。

  周泽楷坐在他身边大口大口的吃饭,叶修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吃,不时伸手给他夹一点菜。周泽楷吃完饭,会沉默的坐过来抱住叶修,把脸埋在他带有淡淡烟草气息的衣服里,静静的过一会,那双眼眸才会重新柔软下来。

  周泽楷喜欢叶修身上的烟味,柔和,宁静,朝夕相伴的训练时光,其实多的是寂寞。他虽然每天都能看见叶修的身影,在晨光微曦的时候就见到那张思念了一整夜的面庞,漫长的夏风中,却从来没有过什么过多的交流。

  面对周泽楷的成绩,叶修从来都没有夸奖过一句,只是平平常常的点点头便吩咐他做下一个,好像他做到这样是天经地义。那双眼睛依旧波澜不兴,每天懒洋洋的提不起兴致,微微弯起的样子格外的摄人心神。周泽楷难免感觉到失落,偏偏叶修又是温柔的,他太清楚应该怎样对待一个沉默无言积极训练的军人,一举一动无不是周泽楷心目中最渴望的那样。

  有一次叶修在周泽楷连中8个1200米标志靶的时候也只是轻轻点点头,看见周泽楷那双黑黝黝的眼眸,眼睛里面的光失落的黯淡下来,意识到什么,不由得无奈的伸手揉了把他的头发:“训练完了还要夸啊,像个小孩儿似的。”

  周泽楷眨巴眨巴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仿佛是在说着,你已经忽略我很久了。

  过了一会叶修点燃了一支烟,就手把胳膊搭在周泽楷肩膀上,拍了拍,神情郑重的说道:“是我不好,我应该多表扬表扬你,下次一定。”

  周泽楷愣了一下,没想到叶修竟然会这么说,一时间脸上有些红。叶修看了噗嗤一笑,心里感叹着小孩儿不经逗,终究还是上了一点心。给予每一个军人赞扬与肯定是应该的,只是周泽楷什么都做的太好,反而让这种应该显得平淡无奇,让落在其它人身上的荣耀,落在他身上反而显得有些没有必要。

  叶修心说,不能这样。

  见他一时沉默,周泽楷不由有些局促,悄悄的拽了拽他的衣角,睁着那双清澈纯粹的黑眸子说:“不怪你。”

  叶修看着那双黑眼睛,时常感觉,周泽楷像是有两种人格。

  一个他坚定强大无所不能,面对什么都是沉默着爆发,踏实沉稳的让人敢于交付一切,他都不会辜负你的盛情,而另一个他却是乖巧无害还时常撒娇,一双亮亮的眼睛只要一沉下来或是其中盛着某种失望的情绪,就让人感觉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格外的愧疚又难安,只想把他捧在掌心里悉心的呵护。

  周泽楷有时也会觉得,叶修复杂的让人琢磨不透。有的时候,他望向自己的目光透着高深莫测的神情,明明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却仿佛透过了自己,看在另一个身上。比起叶修“冷落”他时让他心里没着没落的那种失落,叶修让人看不懂的目光与周身淡淡的疏离感更让周泽楷感到心里五味杂陈。

  他其实一直都不明白,叶修为什么会对他这么好,斗神的仰慕者何止千千万万,而他为什么偏偏对他一个人这么好。叶修有时的笑容看起来竟然那么陌生,仿佛那是另一个人所熟悉的笑容,他无所不至的温柔让人感觉恍惚,让周泽楷怀疑一切都不真实。他有时连眨一下眼睛都不敢,生怕一不留神,这样的梦境就会顷刻破碎,这样的时光就会迅速流走。

  “我来当你的观测手吧。”

  那天周泽楷在训练场练枪,叶修就在二楼的一间琴房里弹着一首旋律熟悉的曲子。这段时间叶修的水平进步了不少,周泽楷记起苏沐橙曾经问叶修为什么突然想要弹琴时,那人眉眼微扬着说:“这不小周同志让我很有空嘛。”周泽楷总觉得,叶修弹琴的样子真的很迷人,手臂的弧度是那么的美好而自然,流淌出来的琴音是那么的干净而舒和。每次静静聆听的时候,周泽楷总能感觉到内心静谧,他知道,那是演奏的人本身很静很静,所以聆听的人也能从中听出那份意境。

  周泽楷不知道的是,那时苏沐橙曾经听着叶修的弹奏,缓缓露出一个恬淡的笑容。

  “哥哥最喜欢的就是这首曲子了。”

  “是啊。”叶修也跟着露出一个笑来,那道声音很轻很轻,竟像是用气音发出来的呓语。

  周泽楷只是依稀记得,他迈进那间屋子的时候,苏沐橙落下的那句尾音。

  “他们真的很像啊。”

  叶修说完那句话便迈着军靴“嗒、嗒”的走过来。他身上还穿着作训服,刚刚周泽楷练枪的时候,听着叶修的琴音伴奏,一时间只觉得枪声与琴声合鸣,此时一静下来,看着叶修一步步的走过来,他反而听见自己胸腔内,被悄然放大的心声。

  那么迫切。

  叶修说着便蹲跪下身来,用自己的身体给周泽楷当枪架,周泽楷拔枪搭在他的肩膀上,用皮肤感受着每秒三米的风速,听着叶修无比专业的报给他各项数据,原本安稳的呼吸变得骤乱不堪。在发枪的瞬间,周泽楷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叶修的耳朵,情不自禁的将炙热的呼吸悉数送进薄薄的耳廓,巨大的一声枪鸣之下,他分明感觉到叶修神情一滞,浑身一僵,整个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他无比诧异的扭头望向周泽楷,那么近的距离,他们的鼻尖差点因为突然转头的动作而撞到一起。叶修定定的盯着周泽楷,眼神突然变得无比的沉冷而陌生,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周泽楷有点猝不及防,他怎么可能会想到,曾经也有一个人,用过一模一样的方式,帮叶修阻隔巨大的枪鸣。

  那一枪,周泽楷打偏了。

  与此同时是如潮水般倾泻而下的寒冰,从头到尾,浇了个彻底。

————————————
没写完,先发一半吧..
伞哥的点...早晚要写诶,不虐不虐,放心大胆吃
最近在准备一个谷翎预告,大概不是今天发就是明天...

评论(14)
热度(149)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