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ω・)

低调温柔🐧
cp洁癖,雷点如山,不混圈
安安静静写写自己最爱的他们
【一切文章请勿站内转载】

🍃此生爱你,无法逃脱🔫
叶修是信仰

【周叶】别关门 01


大学生辩论赛梗
大一新生周x牛逼学长叶
每章几百字无脑小作文
部分参照最近真实经历,生活是素材

很早就开了这个脑洞,本来已经忙到飞升不想再开坑了,根本填不完,结果这个梗,越脑补越几把甜
忍不住啊(*/∇\*)

越来越觉得自己其实坑品真挺差的😂 真的

=========================

01

  周泽楷找到事先通知好的教室,犹豫不决的站在门口时,内心还在紧张的砰砰乱跳。

  他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这个原本不该他出现的地方。按照正常情况,他应该是匆匆吃过晚饭,带上几本书像往常那样赶着去上晚自习才对。群里面的学长刚刚告知他已经帮他请好了假,周泽楷路过食堂时发现自己没什么胃口,兜兜转转不知不觉就按照手机屏幕上的路线走到了这里。

  然后就像现在这样,他久久的站在门前,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迈一步,还是干脆原路后退打道回府算了。

  事情的起因还是那条院辩队开始纳新了的通知。坐在宣讲会上听着学姐精彩的发言,看着电子大屏上热血沸腾的宣传视频时,他的内心还是无波无澜的。毕竟,辩论嘛,对于他这种本身不善言辞的人来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精彩。而事实上,那天周泽楷其实状态不太好,整个人歪在舒服柔软的椅子上眼皮耷拉着几乎要睡过去。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三天前还毫不上心的快要沉溺于甜美的梦乡之中的自己,三天后会和这一切原本与他半点也沾不到边的东西奇妙的建立起某种联系。

  他是被一个中途溜进来的不友好的身影给粗暴的吵醒的。周泽楷胡乱选的这个位置离后门颇近,眼睛眯的只剩一条小缝的时候,后门也同时无声无息的开了一条小缝。一个影子猫着腰钻进来,眼睛在场馆内大略一扫,见周泽楷的膝盖离前排椅背还有段距离,立马选中了这个位点就要挤进来。

  好巧不巧,这一下正好给还在昏昏欲睡当中的周泽楷一脚踩醒了,周泽楷疼得皱了皱眉,侧了侧身把整个人都快挂在他身上的家伙给让进位子里,两个人的身体挤着擦过去的时候,他看见叶修衣服上别着的金属小牌。

  主席?

  他当时整个人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大脑昏昏沉沉的,看到这样的字样也只是本能的嘀咕着,什么主席?

  “哎呦,抱歉啊。”叶修一看踩了人,一抬头发现被踩的还是位长相俊逸正睡的懵懵的小帅哥,一时间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了个歉。周泽楷用鼻音哼哼两声,整个人还有点黏糊,叶修大概是听见他模模糊糊的声音,一道似笑非笑的目光压下来,落在快要陷进椅子里的周泽楷脸上。

  “嘘……”他用手指竖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笑的懒洋洋的,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和周泽楷说:“不准说出去啊。”

  周泽楷把脑袋搭在一边,支起眼皮。两个人的距离很近,淡淡的烟草气息拂在面上,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在周泽楷不是很讨厌烟味。他揉了揉鼻子心想这人幼不幼稚啊,眼眸里刚刚有光线填充进来,想转个身子,却一下子被叶修那双漂亮的宛如一件工艺品一样的手给吸引住了。

  周泽楷坐起来一点,发现半边屁股已经被他坐麻了,挣扎了两下才直起身子。叶修瞧了他一眼以为这个被中途吵醒的小帅哥打算再来一觉,落在阴影里的脸上神情有点模糊不清,像是笑着又像是没有的随手脱下自己的黑色正装丢在周泽楷身上,连带着衣襟上那块小小的金属牌一起,给旁边的人砸了个措手不及。

  “盖着点别冻着啊。”叶修看见黑乎乎的镜头移过来又移走之后,飞快的说了一声就以一个特别矫健的动作从他身边又擦了出去,一晃神人就溜出了门外。

  ……什么啊?

  周泽楷掀起蒙在头上的黑色外套,习惯性的把它在空中展开,小小的金属牌在灯光下面闪着温和的光。

  “不可能他肯定在这啊,签到薄上都看见他名了!”

  耳边忽然响起来一道聒噪的声音,像是压低了音量语速却极快。周泽楷没有太在意的顺手叠起外套,一抬眼,便见着一位衣冠楚楚头发还有点黄的学长直奔他而来。周泽楷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外套就被来人给一把抢在手上,他看着那人盯着衣服上那个主席牌看了三秒,偏过头冲着旁边不紧不慢赶过来的人叫了一句:“你看我就说叶修那个家伙来了吧!”

  周泽楷还沉浸在上一秒手中东西被夺的恍惚中,下一秒耳朵自动的捕捉到两个熟悉的音节。

  叶修?!

  他这下彻底的清醒了。


  周泽楷来的时候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双肩包,包里放了几本书,不重,背久了却也会压的肩膀有些酸。他又看了看标牌确认是这间教室无误,左右一扫走廊里没人,干脆悄悄咪咪的趴在门窗上向里望去。

  这间教室不大,黑板上用彩色粉笔略做装扮,在他那个角度看不太清内容,但一想也是跟活动相关的主题。屋内已经来了几个人,正坐在后排各玩各的手机。周泽楷深呼吸了好几下,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想着来都来了不能就这么回去,心里建设做了半天,他才伸手敲了敲门。

  屋内两个一看就是高年级的学姐招呼他先签到,写好自己的学号专业班级姓名之后,周泽楷背着包直接坐到了最后一排,到底还是没有问出来他最关心的那个问题。

  黑板上“辩论赛海选”的字样尤其引人瞩目,周泽楷默不作声的坐在角落里,表面看上去一派镇静,其实心里早已经七上八下。当初听说他要来参加这次海选的时候,室友杜明差点从床上掉下来,方明华举着杯子愣了好久才想起来喝一口水,连戴着耳机专心打游戏的吕泊远都被惊动到了,鼠标一推惊讶的跟看见了什么超自然现象似的。

  “我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他率先问了一句,声音里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屋内除了周泽楷以外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相顾两无言。沉默了几秒钟,还是吕泊远先打破的宁静:“算了,经历经历挫折也是好事,让他出去闯荡一下他就会成长了。”

  他这话语气说的老气横秋,引的方明华禁不住一阵恶寒。杜明四仰八叉的歪在床上,隔空瞪了一眼吕泊远,率先给周泽楷打气,“哎哎哎,谁说咱寝室长一定会被刷啊!要有点自信嘛!”

  “对对对!”凭空感受到杜明传递过来的信号,吕泊远立马改口,举起拳头颇为肉麻的呼唤了句:“加油周周,我们看好你!为我周疯狂打call!!”杜明见状跟着应和:“对啊对啊,上吧皮卡丘!拿个冠军回来,我寝就要出个辩论天才了。”方明华也在这时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他想试不妨就去试试。

  周泽楷突然感觉内心微微安定下来,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视死如归毅然决然的深呼吸一口气后,推门走了。

  “……你们看到他刚才的表情了吗,果然我还是感觉这家伙是去找虐的吧。”

  吕泊远重新扣上耳机,和方明华交换了一个不解的眼神,又听着杜明商量今晚等周泽楷回来大家应该怎样安慰他。

  别说室友们没信心,就连周泽楷自己都不看好自己。新生入学自我介绍仅仅说了周泽楷仨字就鞠了个躬退场了,留给所有人的存在感还不如黑板上那漂亮大气的名字多,自我陈述三分半从来能自己一个人尬场三分钟,好在微笑是无敌的利器,长的帅说什么都是对的。原本大家也不在意,尤其同寝的几个,更加知道哥们儿人好牛逼就是不太爱说话,可是他再牛逼也要有个度啊,辩论那种高节奏短时间的集中对拼,十个周泽楷能打的过对面半个黄少天吗?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像黄学长那样健谈的吧。”方明华想起来宣讲会那天硬生生被烦到脑仁疼,微微沉吟了一下。

  “辩论场上,要把你想说的话在那么短时间内尽可能说完,谁相对于周泽楷来说都是黄少天吧。”

  啊,也是。


  周泽楷支着下巴抿着唇百无聊赖的坐在座位上刷校园论坛,虽然劝说自己不紧张不紧张他是来找人的,身体仍旧忍不住微微发颤。学校有一个专门的表白墙,顾名思义,给无数单身贵族提供表白交流的一个平台。但其实周泽楷入校两个月以来也听了不少表白墙上经典段子,比如黄少天曾经深情表白叶修,被喻文州从中“抢婚”,叶修撩韩文清没撩明白,最后被一群大二的嘻嘻哈哈的玩了一学期梗,有一个匿名账号自称是叶修女朋友,跳出来给大家扒一扒撩人事件的真相,内容说的八九不离十又加了点夸张的成分,最后被众人一致炮轰苏沐橙你别捣乱,有本事开大号来。

  周泽楷看着那一个个在本院乃至校内都如雷贯耳的名字,无比羡慕他们那个小圈子,尤其是以他们的名气,被表白的也不在少。曾有人统计过表白墙里对各大神告白的数量,成千上万的都有,目前仍以叶修遥遥领先,坐着拥有迷妹最多的一个冠军位置。表白墙上的留言可以自主选择是否匿名,周泽楷在留言栏里敲下一行字,指尖悬空停留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直接发送。

  他把手机握在掌心里,这才发现机身已经滚烫的吓人,就和他此时的体温一样,而他前所未有的感觉到心中骤乱,最终也不过是给那个庞大的数字增添了一条新的宛如沧海一粟一样的留言。

  @叶修,喜欢学长。周泽楷。

  他闭了会眼睛,感觉喧闹的教室已经安静了下来,几个学姐按照签到顺序给大家随机分组,通知第一组派人来抽辩题,其他人暂且候场充当观众。周泽楷估摸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应该不是第二组就是第三组,无所适从的感觉减轻了一点点。第一组选手已经去隔壁教室备赛了,周泽楷正襟危坐,准备好好在现场取取经,后门突然打开了一条小缝,钻进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周泽楷的呼吸一下子滞住了,就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出场方式一模一样。

  他想。

  他果然在这里。




tbc.




评论(16)
热度(138)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