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五星人生

重度ooc
有点负能量慎入
致郁又治愈(可能吧?
训()诫慎入
作者有病系列

  心理咨询师叶先生发现他的租客是一个轻度自闭症患者。

  年轻人名字叫做周泽楷,现年28岁,是一个光靠脸就能吸引到大批陌生人,仅仅靠第一次见面就能对他产生强烈好感的人。说小年轻长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其实并不过分,但是这位年轻人总是觉得自己的人生的每一天都是无比失败的。

  从第一天接触时起,叶修就知道这位衣着光鲜的周先生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人。那时候他行李简单,浑身上下的行头只有一套黑色西服和兜里的几百块现金。他来找叶修租房子,走进楼道咚咚咚敲响了一楼一个陌生的房门,简短表明自己没有任何地方可去,想要暂住在这里。当时算是无业游民的叶修独自一个人享受着三室一厅奢华过分的宅居生活,在听说了这位陌生先生的言论之后,颇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他从来也没在任何地方发布过出租消息,很显然这位先生很可能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即便如此,当被一个从未接触过的人粗鲁的敲开房门请求入住的时候,叶修也没有产生什么反感心理,随便点了点头往屋内一让,两人胡乱支收了房租,周泽楷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关了整整三天。

  叶修每天亲自下厨,屋子里多了一个陌生人,也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什么重大的改变,只不过每天多了一项定时往房间里送饭的任务。周泽楷没有再和他说过一句话,每次吃饭的速度称得上狼吞虎咽,叶修屡次劝说他慢点吃,都被周泽楷抹着唇角推过来的空碗所拒绝。

  三天之后这位新住客离开了房子,不知去向。叶修没有管他,打开电视机随便收听一档新闻节目,在一则报道上隐约捕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通过新闻报道他了解到,周泽楷曾经是业内顶尖人士,在华尔街的一家知名企业以CEO的身份工作了3年,回国之后拒绝了国内多家公司的邀请,并且一个人炒了老东家轮回公司,跑起了最底层的业务员工作。

  这一举动让诸多商界大佬们诧异不已,轮回高层为了挽留面子,对外宣称这位周泽楷先生患有某种精神疾病不得已而离职。因为他的不善言辞,每天不知道谈崩了多少生意,全部的资产都被用来赔偿客户损失,而以前有过往来的客户和合作过的企业,也都纷纷落井下石,总觉得这个人处在人生低谷中似乎格外的好欺负,一时间,每天要面对多少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与谩骂或者是同情怜悯的目光,周泽楷自己都算不清楚。

  当天晚上周泽楷疲惫的推开家门,无精打采的面容与脏兮兮的外套不难看出失败者的影子。他整个人看起来单薄又虚弱,因为工作,比三天前刚见面时又显得消瘦了许多。叶修歪在沙发上优雅的吃果盘上的各色水果,在周泽楷经过客厅的时候,闲闲的开口问道:“你是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董事长不当偏偏出来干脏活,最不擅长什么就非要逼着自己在这个领域搏出点名头,干什么,自虐啊?”

  周泽楷没有搭理他,也没理会这个看起来整日游手好闲的房东怎么会这么清楚他的个人经历。他懒懒的撇了撇嘴,整个人都是挫败感爆棚下灰扑扑的样子,慢慢迈进浴室的时候叶修在他身后喊了声:“帮你留了热水。”

  一个月过去了,周泽楷的生意依旧没有什么起色。起先有几个人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和他合作,但是后来,听说了这个落马了的小帅哥在做这份卑微又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一些每天过着奢侈糜烂生活的无聊人起了戏弄他的心思。他们特意跑过来看他出丑,说一大堆问题来奚落刁难他,就只为了看着他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他们往他的衣服上泼咖啡,大声的嘲笑他其实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故意模仿他说话的样子并且不断的进行丑化。

  周泽楷赔光了身上的钱,已经穷的连支付房租的能力都没有了,他在想,叶修什么时候赶他走,他就什么时候搬离这间屋子。他依旧每日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思考自己失败的人生与被沮丧挫败感占满的心灵,他甚至忘了自己曾经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人。好在,叶修并没有给他露宿街头的机会,只是有一天,他再次狼狈不堪的推开房门的时候,他听到叶修有些愤怒的声音。

  他说:“凭什么让人这么欺负你啊?”

  周泽楷摇了摇头,唇紧紧抿着,面色看起来说不出的苍白。

  他其实挺羡慕他这个过着高档生活的房东,他可以每日足出不户,就有大量的客人来给他增加他的收入。他们是形形色色的人群,叶修每日接待一两个客人,负责与他们聊天,谈笑。他羡慕他的健谈,几句话就可以让一个闷闷不乐的人开心起来,他是那么的优雅与幽默,每一个人都喜欢与他谈话。他无所不能,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也没有他不擅长的领域,多少千奇百怪,人生喜乐,都能从他的双唇开合中完完整整的表述出来。

  而他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周泽楷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了。

  他疲惫的躺在床上,冰冷僵硬的衣服紧贴着皮肤,别扭又难受。他想他是有点累了,今天又是失败的一天。想做的事情永远也做不到,而他自己永远也不能实现自我满足。他是那样差劲的一个人,他的生活是毫无意义的。每天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忙来忙去却仅仅在虚伪与丑陋的社会体验了一次又一次的人世辛酸。他的人生没有任何的美好瞬间,能让他真正感觉到开心,行尸走肉般的活着,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光亮。

  他明白这个日渐功利的世界,谁的人生能没有点无奈,谁的生活能没有点烦恼。他每天都在极度抑郁中度过,甚至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对象。有一次叶修在给他送饭的时候,发现他在用右手释放自己,背对着他的身影不停的抖动,看起来绝望又痛苦。

  叶修试着和周泽楷进行了一次谈话。

  他把他强硬的拽到了他的会客厅,对上那双惊慌失措拼命躲闪的眼睛。周泽楷看起来无比的恐惧,整个人不停的发抖,额角上甚至有冷汗滑落。他真的一刻也不想坐在这个沙发上,面对着叶修这样的成功人士,他觉得自己卑微又渺小,他甚至不能和他待在同一间屋子里,那会让他的自尊心受到强烈的损伤。他面前的这个人,他太会说话了,他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在展现着周泽楷梦寐以求的语言艺术,而他从来都是那么的笨拙,他的双唇瑟瑟的发抖,没有半点声音从他的喉咙处发出。

  “周泽楷先生,请您坐下!”

  周泽楷整个人僵硬的被叶修那道意味不明的威胁性目光钉死在沙发上,眼神中流露出哀切与万分可怜的神色,几乎就要哭出来。

  善于攻心的叶修从他们算不上谈话的谈话中发现了什么。

  周泽楷的童年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他是不幸福的成长到现在的。因为工作原因,他的父母很少能与年幼的周泽楷见上一面,更谈不上不上照顾他。他从小被两位老人带大,爷爷在他最无忧无虑的年龄早早的去世,奶奶成了唯一陪伴他的人。那个时候的周泽楷就格外的内向不爱说话,就连面对父母的时候都是怯怯的样子。后来,他的父母因为各自的工作经常无法见面,分别额外发展了一段恋情。父母离异,他被家庭抛弃,没有人想要收留这个过去的记忆,这个不爱说话,不讨人喜欢的孩子。法律程序走了三个月,最终他被判给了爸爸,那天晚上奶奶格外愤怒的拉着周泽楷的小手不停的哭,她说:我们小楷不是没人要的孩子,奶奶要你。

  周泽楷和奶奶相依为命的度过了一段艰难又快乐的时光,奶奶岁数大了,身体不好,没过多久就天意弄人的患上了老年痴呆。她再也不认人了,每天只是坐在一把摇椅上晒太阳,逢人就说,我们家小楷,真是个活泼外向的小孩子,特别招人喜欢呦。

  路过的人就和她说,老太太,您别说笑了,您家孙子哪点爱说话了。

  奶奶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你可别瞎说,我最喜欢的就是我们外向又可爱的小楷了。

  周泽楷缩在墙角里静静的听着,眼泪不住的吧嗒吧嗒往下掉。他不爱说话,他不知道怎样说才能讨大人们的欢心。其实他一直知道,奶奶喜欢的从来都是外向的小孩,他因为不说话的原因,朋友交的少,只有两个特别外向的小伙伴,每次他们来家里,都能哄的奶奶笑开了花的喜欢,而他从来都明白,自己这样其实并不是老人家最喜欢的样子。

  为了供养奶奶,周泽楷考上了外国某个名牌大学,食宿费全由校方提供的情况下边打工边度过了人生中最后一段求学生涯。他辗转于国内外数家大型企业,拿着年薪几十万的收入,却从来也没有真正开心过。他每天都要过着互相提防与猜忌的生活,人们总是笑里藏刀的和他说:“周董还是那么不爱说话啊。”他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华尔街,暗潮汹涌的风云世界里,他并没有在外国佬的社会收获多少人性纯善的领悟。于是那一天,在老家传来奶奶病逝的噩耗,他终于彻底崩溃了,他辞去了他的工作,拒绝的所有的邀请,甚至特别牛气的一个人炒了一个公司,只是因为,他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

  他是那么的孤单,他想要与人交谈,他想亲身感受这个世界的美,这个社会的和善。他总能在人与人的交流中看到他们发自内心的笑容,看到他们互帮互助的身影。于是他挑选了一份每天都需要不断与人打交道的工作,可惜现实残酷,他终究也做不到与人畅快的沟通,他所迎来的不过是又一个黑暗的深渊。

  叶修一闭上眼睛就能清楚的记得,周泽楷在他的逼问下痛苦的闭上眼睛,断断续续的呜咽出那句唯一完整的句子:奶奶,您记错了,那个活泼的孩子不是我。

戳我戳我

评论(15)
热度(212)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