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54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53

秋风清00

54

  “是种麻药。”

  周泽楷迷迷糊糊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修正嘴对嘴给他喂着糖盐水。他身上很凉,浑身上下都是僵的,阴冷的山洞内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两个人都在疼痛的加持下昏昏沉沉的强行支撑着,浑然不知已经过去了多长时间。

  叶修之前尝试着捏着瓶子凑到周泽楷唇边,他却已经连怎么喝水都不太会了,折腾了半天仅剩不多的糖盐水又弄洒了不少,叶修只好换了个更不浪费的投喂方式,一边吻他一边将嘴里的液体给他送过去,顺着周泽楷唇角洒下来的那些也全都被他用舌尖给一滴不落的收进嘴里。

  这种时候两人也没再搞什么不必要的节约,有什么能吃能喝的先拿出来解决一部分。叶修喂完周泽楷把脑袋搭在他肩上说着:“不许睡。”他趴在周泽楷耳边说了不少甜言蜜语,却只提过两个要求,连带着之前那句“不许走”,周泽楷全都听在心里。

  困的不行却要保持精神高度集中无疑是很累的,周泽楷撑着眼皮也仅仅能眯起一条缝来看向他,那一声比平常时分更加慵懒的过分的语调飘进耳朵里,又哄又宠,像是在软绵绵的说情话。

  叶修知道周泽楷现在就喜欢听这些,故意挑他爱听的话说个不停,企图吸引他的一部分注意力。叶修能感觉到周泽楷的情况真的很差,他从来也没有在这个强大的人身上看到过这么虚弱的一面,或者说,周泽楷从来也不想让叶修看到的样子,此刻正在他的面前真诚袒露,像是刺猬露出细嫩又脆弱的肚皮,最柔软的一面只有最信任的人才能看见。

  说是麻药,但叶修知道那只是周泽楷的高度概括而已,用最直白的一个词告诉叶修他现在的真实感觉,好让叶修能够掌握他的情况,从而做出更有利于他的判断。但其实身体无知无觉的这种“打了麻药”的感觉仅仅维持了一会,周泽楷浑身上下便全部失去控制,体力飞速流逝下整个人还在频繁的出汗。

  未知的东西永远是最可怕的,你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停止,什么时候突然暴起就要强硬的夺走你的生命,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段药物的蛰伏期。

  叶修挺佩服周泽楷,他的体内被注入了一种全然未知的东西,他却一点也没见慌乱,人类与生俱来的惊恐和对死亡的惧怕被他收的丝毫不露,整个人仍旧沉稳如昔。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当他在无知无觉的情况下发现自己手上有一个注射器的针孔,恐怕都不会做到如此平静。叶修无声的叹一口气,他们彼此都不希望看到对方为自己担心的样子,永远都想把可靠安心的影子驻扎在彼此的内心深处,实际上双方心里却又都清楚,两个人现在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现状。

  不难想象,周泽楷的身体正在化为疯狂斗争的战场,能吞的都被他各种各样的强大抗体给干掉了,但仍有一部分外来入侵者存留下来,正在无情又凶狠的折磨着他的身与心。叶修明白那种药物刺激让人面临崩溃的感觉,好在他们都有不少的抗药体验,像是吃过了苦就不会再惧怕吃苦那样,至少可以在内心中给予自己一个简单的宽慰。

  周泽楷额上每隔一会儿就会有大颗的汗珠滑落,皱着眉抿紧唇拼命忍痛的样子看起来单薄又有点可怜。叶修的心一下子酸软的发胀,眼睁睁的看着他经受这份痛苦却是无可奈何,一瞬间身上的伤口也都疼得更加厉害,铺天盖地的痛感连成一片,从心到身,里里外外俱是煎熬。

  这种情况下,原地等待留存体力已是最好的应对方法。叶修处理各种大小伤口的手法都是万分娴熟,自己受伤受的多了也像半个专业军医,清楚的知道什么伤严重什么伤没什么事,什么伤不及时就医拖久了也会致命。他现在身上还有一个子弹打出来的窟窿,虽是草草处理了却绝对还在危险期,再这么拖延下去,他和周泽楷谁先倒下都还难说。

  药劲一阵一阵的发作,周泽楷熬过了一段时期,状态恢复了一点,又反过来照顾叶修。已经无法用同一个标准来衡量两个人究竟谁比谁看起来不那么惨点了,叶修血是止住了,肩上受那一处刀刃上不知道喂了什么毒,伤口看起来万分可怖。周泽楷中途给叶修换了一次药,动作极轻柔,手臂却禁不住狂抖,好像叶修是一个瓷娃娃,一不小心就会砸碎了他似的。

  “你别紧张啊。”

  叶修也有点哭笑不得,疼得说话都是一抽一抽。

  周泽楷更加下不去手,最后还是叶修握着他的手腕给自己上好了药,像手把手教小孩写字那样,一下一下用消了毒的工具清理伤口。钻心的疼痛像是要烙进骨髓,眼泪都要淌出来,叶修却觉得,用周泽楷的手亲自抚慰这伤口比自己来的要舒服一点。

  叶修脸色苍白的露出一个惨兮兮的笑,又把周泽楷看的心里揪的不行,看他那么虚弱单薄的样子,好像自己又重新强大了一点,强到足够他们彼此依偎,共同支撑。再次包扎好伤口,叶修握住周泽楷冰凉的手贴到自己的胸腔上,紧紧安放在离心脏最近的位置,默然喟叹,也只有周泽楷隔空抚摸在心灵上的手掌能给他一丁点慰藉。

  一个真正强悍的人莫过于此,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境地,上一秒还在经受怎样的痛苦,下一秒,你在他的身上都永远也感觉不到那种悲伤自怜的氛围。叶修和周泽楷对望一眼,疼得狠了,反倒疼的那个人不是他自己似的,看起来有点没心没肺的强大,让人觉得可敬又心疼。

  这世上总有太多太多的英雄史诗,却从来也没有什么真正的钢筋铁骨。一具具千锤百炼锻造而出的身体,到了这种时候,也不过是凡夫肉体,在死亡与伤痛面前同样脆弱的什么也不是,而那种纯粹至极而又无坚不摧的灵魂与意志,却是真正无法消磨的东西。

  被装备精良的武装势力打了个措手不及,装备和武器坏的坏丢的丢,尽管两个人都很清醒的绝不恋战,此番在那么多人的围攻下撤离出来,也都称不上有多潇洒。因为疼痛,叶修的头脑反倒清醒极了,咬着烟尾姑且用香烟止疼,费了好大劲才点着了以后也是禁不住感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却是在这阴沟里翻了个船。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周泽楷的意识再一次变的非常微弱,浑身发冷,体表温度低的可怕。叶修伸手试探他的额头,眉锁的解不开。周泽楷本能的哆嗦着缩起来,皱着眉呓语一样小声叫着冷,叶修知道他体内的药怕是开始发挥作用了,看他冷的不行却还是一直出汗,一边喂着淡盐水一边帮他擦身体,周泽楷仍旧出汗出的几近虚脱。

  叶修找了点易燃物品凑了个小火堆,没用的东西能烧就烧,尽量换取更多的热量来给周泽楷取暖,最后实在没有可以燃烧的东西,周泽楷也没有回缓过来。人的体温低于15就会失去知觉,低于10度持续几分钟则会有生命危险。叶修只好给周泽楷做疼痛刺激,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一点微弱的火光可怜的燃着,周泽楷躺在双人睡袋里裹了层厚厚的军用棉被,冷的几乎把自己缩成了一个婴儿的状态。他身量高大,一米八的个子缩成这样,竟然也会给人瘦小的错觉,叶修又给他身上加了不少衣裳,由于寇海域的恶劣气候,此番出行叶修并没有嫌弃负重,能取暖的东西都带着,如今却是使劲浑身解数也起不到半点作用。

  周泽楷冷的睫毛都在微微的打颤,浑身上下像是结了一层透明的冰晶,安睡的样子让叶修从心底深处生出来一股浓烈的不安。情急之下,叶修只好脱光了衣服钻进睡袋里死死抱住周泽楷,企图用自己的身体给他提供温暖。

  他把自己尽量摊开,胳膊和大腿全都搭在周泽楷身上,整个人像个八爪鱼一样牢牢缠住他不放。敏感的皮肤最先感受到刀子一样割在身上的冷气,饶是强悍如他,抗严寒训练特级的成绩与经验,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没过一会也开始冻得唇齿打架,身体发僵,浑身上下的血液很快就冷透了,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开手。

  冻僵了好。叶修想着,冻僵了就没有力气放开你了,咱们谁也逃不开谁。

  记忆之中曾经拥抱过的那具柔软的身体,如今已经冰冷僵硬的如同一块没有生命的钢铁,叶修的心里一阵一阵发寒,冷硬的睡袋随着他轻微活动的动作不停的刮擦着后背。他用双手牢牢将周泽楷护在怀里,冻得失去知觉的手指费力的扒拉着周泽楷的衣服,好让两个人直接肌肤接触,用人体直接导热能让周泽楷觉得更暖和一些。

  也不知道这样捂了多久,叶修浑浑噩噩的觉得自己的情况也开始向着可能要被冻死在野外的趋势扬长而去,起初还能在心里默默估计自己的体温,等到25度警铃狂响的时候,他已经不去在乎自己还能够支撑多久。意识开始出现模糊绝对是个危险的征兆,叶修试图集中起注意力,睫毛上像是挂了层冰霜那样白茫茫的一片,睁开眼睛的力气都几乎丧失。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冷了,无知无觉的抱着另一个硬物,还在试图将自己往周泽楷身上贴。两个人胸膛坦诚相对,两颗跳动的心脏传递着彼此身上最后的温暖。大脑渐渐跌落一片混白当中,也许是相拥了很久很久,也许只是一刻,叶修已然分辨不清了,他感觉自己身上最后一丝热量将要从体内消散,下一秒,毫无征兆跳入神经的撕心裂肺的剧痛激的他差点两眼一翻,整个人当场就要疼死过去。

   周泽楷猛然间收紧了手臂,正下意识的死死拥住怀里的热源,这一下用力太大,正好勒在叶修的伤口上。他两个手臂越箍越紧,叶修甚至能感觉到好不容易止住了血的伤口经这一动直接裂开,温热的液体汩汩的涌出来,一瞬间就给疼醒了。

  “嘶!……小祖宗……!”

  他忍不住咬着周泽楷的耳尖磨了磨牙,虽是疼的死去活来,看到周泽楷还能给出反应的当下却是心中狂喜,见在他缩在自己怀里难受的瑟瑟发抖的样子,更不忍心将他推开,任由周泽楷无意识的用近乎摧毁的方式凶狠的折腾着他,也只是咬了牙强自忍耐,哆嗦着嘴唇吻去他眉心细小的冰晶,动动唇角,看着周泽楷冻得发青的面庞无声地嘟囔一句:你可真行,半昏死状态还这么具有攻击性啊……

  叶修凑在周泽楷的下巴上又咬了几口,恨不得将所有的视线都凝聚在那张面庞上,好将他深深的安放在心里,藏起来,藏在一个角落里,不让任何人发现他,或者这视线再凶狠一些,刺穿他,让他怕,让他清醒。他用目光一根一根的数过周泽楷的睫毛,眼神突然变得无比的深邃,眼眸当中一种情愫翻涌出迷人的火光。

  这光像是大火燎原。

  如果这样的注视就能把人唤醒,他情愿就这样看着他,看上一千年一万年,看到山河变色,看到天倾地崩,而他依旧安然于他的眼眸中。

  叶修心想,这究竟是多么独特的一个人,能在茫茫天地间穿梭行走,却与他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不经意的抵肩。也许我们曾经路过彼此,但走着走着,却在一次又一次砥砺中重新不起眼的相遇,而恰好,就是在这一次,你转过头,我也转过头,你望向我,我也望向你,我们在彼此的眼眸中就看到了自己的下半生。

  这是最单纯的举动,也是最直白的体贴,只因为他是周泽楷,叶修肯为他毫不犹豫的舍弃一切,而叶修坚信,也只因为他是叶修,周泽楷必然不会错负他的一切。

  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自己爱人最恬淡的微笑时,你会做出什么反应呢?

  周泽楷是被自己给吓醒的。

  梦里的叶修冲着他淡淡的微笑,独身一人立在一片白光中,挥手的身影模糊又朦胧。他不顾一切的奔跑,不停的奔跑,跑的大汗淋漓,体力透支,却怎么也追不上他。叶修站在不远处笑,双唇翕动,唇语念着他的名字。周泽楷停下来看向他,叶修微笑过后却是再度转过了身,这一次,他再也无法在他的视线里寻觅到他。

  这世界可真大,他一个人走过形形色色的街角,各种各样陌生的地域,一双企盼的眼睛渐渐失了光。他仿佛来到了自己的孩童时代,第一次披上军装的时候,第一次听说他名字的时候,第一次见到那双笑眼的时候,第一次端着狙击枪手沉的再也抬不起来的时候,第一次被各种毒气瓦斯充满口鼻双眼的时候,第一次被人强行绑架蒙头暴打,最后告诉你这其实是一场常规训练的时候,第一次手染鲜血,有资格决定一个生命的存活与死亡的时候,第一次杀人,慌乱无措又害怕到几近崩溃的时候……

  他一点一点走来,最后他独身一人立在山巅上眺望,耳畔蓦然有一个声音低沉的说道:“等你有一天,真正懂得这身绿的意义,你才可能会真正无畏而坚强。”

  什么是无畏?什么又是坚强?

  也许我拼尽全力伸长双手也拥抱不到你的时候,你并没有看到,我所有因你而建立起来的无畏与坚强,全在这一刻尽数崩塌。人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私心啊,曾经无数个日夜发了狠的训练自己,也不过只是为了你双眼一瞥的时候能够有一秒钟停留在我身上。

  他的第一次消失锤炼了他的无畏,他的再一次出现又锻造了他的坚强。

  原来他们早就已经比肩了,原来他已然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了,他们站在同样的高度上,真正开始拥抱属于彼此的人生。而叶修仍旧站在那一片刺目的白光中央,他在微笑,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周泽楷却感觉到浑身发冷,冷的心脏生疼,冷的呼吸刺肺。

  意识是混乱的,感受却是那么的真切。周泽楷大口大口的喘气,受了惊一样疯狂的想要爬起来去寻找那样一个身影,却在抬头的一瞬间,被那双压下来的含笑的眼睛看的忘记了一切。叶修伸开手臂拥住了他,这一次,他就真真切切的呆在他的身边,哪儿也不走,哪里也不去。

  “恭喜你,周泽楷同志,我们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你没死,我也没死……呃,目前来讲是这样。”

  叶修的笑容,映着初晨朝阳投射过来的一缕微光,温暖又迷人。

  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一个大晴天,太阳的出现驱散了不少冰冷的寒意。叶修和周泽楷依旧呆在洞里等着支援,他把自己的身体挂在周泽楷身上,哼哼呀呀的喊着疼。

  严格来讲,他们已经撑过了整整一个晚上,直升机发现他们失联,要不了多久,己方的火力就会把寇海域整片地区全方位封锁。叶修一点也不担心,援助最迟也一定会在今天晨起时分赶到,于是叶修挽着周泽楷,互相扶持着坐在一片暖融融的阳光下烤身体,一边笑得懒洋洋提不起劲,一边强烈谴责昨天晚上有一个熊孩子睡觉不老实,折腾了一把他的老腰……

  周泽楷哪里知道他重伤之下意识模糊都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时只当叶修是开玩笑,难得跟着笑开了吐吐舌头回一句,嗯,我不老实的样子,你要不要在别的层面再见识见识?

  叶修丢给他一个矿泉水瓶,咂咂嘴,自己重新缩回睡袋里。

  没有什么比九死一生之下还死里逃生更让人感到愉悦,尽管这感觉两人都有惊无险的经历过许多次,但当它再一次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他们也还是会再一次禁不住感叹生命的美好与可贵。

  差不多七点多钟的时候,二人的方位果然已经被彻底锁定,不过在此之前,唯一一个尚在苟延残喘之中的通讯器竟是意外有了微弱信号,消息是魏琛亲自发过来的,叶修用特定方式对了暗号之后,对着通讯器两长五短的敲出一串响亮的回音。

  周泽楷打起精神来去仔细分辨叶修的指令,一声响指,代表防守,再接一声,防守意义上更重一层的坚决防护,而那一连串紧促响亮的敲击音……五下!这代表最坚决的强攻!叶修分明是下了一守一攻两指令,用他们选训期间特定的全方位作战指挥系统翻译过来,内容有二:

  其一,务必保障我方全体参选及作战人员生命安全,必要时联系兴欣军区求援,保证全员平安。

  其二,拼尽全力保护我国领土完整不受侵犯,犯我边境者,一经发现,就地处决!

  周泽楷和叶修对视一眼,果不其然的在他深邃的目光中辨出那一点灼灿的火光,一闪即逝,随即替换成一个有些轻松随意的笑,把通讯器一扔,给周泽楷无声递口型。

  周泽楷读着叶修的唇语,从他微微扬起的唇角处看弯了眉目。

  他问,战斗吗?周大大。

  当然。周泽楷点头,末了重复了一下最终指令。

  犯我边境者,虽远必诛!

————————————

因为最近都没有时间更新啦,所以一章之内涵盖的内容会比较多qwq
虽然慢更,但是会保证写的很细很细的

借个狼一梗,一直脑补我叶神和我周说这句话啊,终于写出来了,简直喜极而泣5555
一个周吹叶吹祖国吹不遗余力的苏他们!!

他们真是太好太好了QAQQQQ无数昼夜轮转你们永远在一起啊!


评论(6)
热度(176)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