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父修】职责 还是后续

※sp预警,不喜勿入,圈外勿入
※自嗨产物,为拍而写,作者变态,慎看

情节大概是:叶修发现自己对自己的父亲产生了某种情感(?)让他感觉到困扰,这种微妙的心理又被他老爹察觉出来,于是父子两个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唠唠嗑……(?)

前文1

前文2

 

---

  叶父觉得叶修最近有哪根筋不对劲。

  平时让跑三圈绝不多跑一步,如今三圈喊停还得多跑上一圈半,平时对他的训练要求他虽然全都按时完成,却是能赖就赖,精明算计的完成他分内的事情就绝不多做半点,有些耍赖的作风却让人挑不出错,而如今,他各项训练任务超指标还能一丝不苟的加上三倍的量,简直就像是变着花样发了狠的虐自己。

  训练上面更严谨更上心其实是件好事。

  但每每望着那双黑眸子里涌动着的情愫时,叶父都感觉,这小子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距离上次不听指令擅自行动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一切还和以前一样,他还是那个严厉寡言极讲原则的父亲,而叶修也还是那个有点无赖吊儿郎当并且总欺负弟弟的坏哥哥。唯一不同的是,经过那件事之后,叶秋似乎变得对他哥哥更加依赖,却还是格外的不经逗,除此之外,他比以前还要乖巧,叶父忙的时候就自己训练,不忙的时候等他心情好了又会很巧妙的找他撒撒娇。

  这些叶父全都一一看在眼里。

  统帅三军的将领,乍听风光无限,实则背后的工作量极其繁杂庞大,每天忙的抽不开身,很少能顾念到他的家庭,但他却有本事让所有的事情全都掌控在他的眼睛底下,无论事大事小,全无遗漏。

  甚至叶秋饭桌上挑食,被叶修哄骗着吃了个沾了芥末的茄子,气的拿筷子追了他哥三四圈这种事,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血肉至亲,像是有某种难以言喻的心灵感应,明明是最容易察觉出问题的关系,叶修这么多天的异常却硬是没让叶秋有半点起疑,要不是叶父留神观察了一阵子,竟也差点就被他瞒过了。

  叶修的性格,可以说是叶父一手塑造出来的。

  他天资聪颖,从小就特会察言观色,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完全不需要多费心思去引导。聪明的人很少走歪路,但一旦走起歪路就是执着的不撞南墙不回头。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觉得叶修骨子里很像他,也觉得他的那点心思,自己也应该懂得。

  身为一个责任和使命都十分重大的将领,他并不像一个普通父亲那样,对子女的成长悉心呵护,百般关切,反而是少有关注,甚至在叶修和叶秋的记忆里,他们的童年根本就是缺少父爱的,有的时候连续几个月见不到他的情况都不少见,而难得的相处时间,他又总是格外严苛,无论是管教还是陪伴,都给人一种严肃而又不敢亲近的感觉。

  严格来说,他并不算是一个好父亲。

  但他却是一个伟大的好将领。

  他把他所有的身与心,所有的精力与汗水,都奉献给了他挚爱的这片热土。

  作为军人子女,这些事情,本应该予以理解。事实上,叶修和叶秋确实理解他,并且兄弟两个都非常乖巧懂事,即使是最爱捣蛋添乱的年纪,也从来不闯大祸,犯大错,十分的让人省心。

  但他们又都是顽皮可爱的孩子,叶秋活泼善良,叶修则多了几分深沉稳重。

  对于这两个孩子,叶父嘴上不提,心里却多了某些柔软的情绪,有的时候,甚至是感激,也有的时候,更多的则是无奈。

  陪伴的缺失,让三个人的心里,同时都空落落的,好像缺少了什么东西。

  一直到现在。

  两个人成长到了二十岁,一个在军中真正可以独挡一面,可以放心交付一切的年纪。

  他们将获得独立率兵上战场的资格,真正毫无保护的在生死边缘努力拼杀。

  而他现在才发觉,自己真的放心吗?

  他用他自己强硬的方式呵护他们逐渐成长,直到他们羽翼渐丰。尽管这种方式有些时候太过残忍,尽管他们可能还是不懂,或者是懵懵懂懂,亦或是一无所知,他却只能如此,一切的一切,都违拗不过那些良苦的用心。

  叶父的管教手段其实很有一套,统领全军的时候,万千号人他也能根据不同的人,拿出最适合他们的管理方式,遑论两个稚幼的儿子?

  对于叶秋这种心思细腻擅于理解又纯善还有点胆小的孩子,叶父向来喜欢说教,道理摆清楚,讲明白,哪些界限永远也不可逾越,哪些事情永远也不能尝试,他都说的透彻,而叶秋也足够听话,所以对叶秋,他几乎从不动手。

  但叶修却正好是反过来,对于叶修,他从来都不说多余的废话来和他讲大道理,即使有些必说的话也只是点到为止,这个聪慧的孩子会自己去体悟。

  他懂得多,思想深刻,很有自己的想法,原本不用他再多说什么,所以遇上什么事,基本上都是叶修在条分理析分清利害关系之后的明知故犯,是明知道是错的却还要犯错的挑战权威,这种时候,叶父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狠揍。

  但叶修挨揍的次数绝对不会很多,每一次肯定也都不会轻。

  他太聪明了,有些时候,就连他自己干了什么事之后都觉得自己应该受到惩罚,清楚自己做到什么程度,将会面对什么样的责罚。很简单,做出什么举动,承担什么后果。他不逃避,永远都是直面问题,即使有些事情不得已而为之,却偏偏是执拗的,永远也不肯向命运低下他最骄傲的头颅,哪怕一刻。

  这个孩子,有什么事从来都喜欢自己担着。

  这不能说是一种对或者错,只是他自己解决问题的一个方式。

  叶父不会左右他的判断,不会干扰他做出决定,他却会影响他的判断,教给他是非黑白,教给他对错曲直,然后明确的让他知晓,每一个决定的背后,都有它应该付出的代价。

  总有一天,当你的手中握着全军将士的性命之时,你该知道这决定会有多沉重,这代价也会有多惨痛。

  而这都将是你必须一力承担的责任。

  有些仗注定输不起,有些事情也注定无法靠一己之力就做出改变。

---

  “你想表达什么?”

  叶父看着那个站的笔挺的身影,再一次皱起了眉。

  皱眉几乎是他一个习惯性的表达不满的行为,叶修看着那个神情就心知肚明,敏觉自己恐怕要不太妙,目光却依旧平视前方,坦坦荡荡,连一点掩饰也没有。他自然明白,面对他的父亲,任何掩饰都是多余的,也完全没有必要。

  “说话。”

  叶父见叶修没有什么回应,淡淡的扫了他两眼,目光锋锐,话语却依旧平静,不带温度,也没有责怪,一如寻常的问话一般,只是皱着眉问: “我和你说话不好使?”

   叶修一动没动,依旧是军姿,眼睛却不再平视前方,而是谨慎又飞快的打量了一圈周围环境,左右一扫,先把自己所处的地理位置了然于胸。一片无人的野外训练场,准确来说,是林地,叶修几乎一瞬间就素质良好的脑补了几百种林地作战的模式。

  尽管现在考虑这些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不过这种战斗习惯会让他心里有点底。

  这些小举动自然逃不过叶父的眼睛,叶修像往常一样平静且镇定,目光追随着那身威严的军装。

  “您明知道我不敢。”

  “给我一个理由,或者是充分的解释。”

  “我没有解释。”

  叶修的神情依旧是叶父熟悉的懒散样,由于最近的过度训练,人又精瘦了几分,晒得比以前稍黑了一些。

  叶父这才注意到,原来不知不觉,这个孩子已经长的和他差不多高了,他的双肩宽阔,已经可以承担他终将担起的一切,他的目光明净,已经可以分清那些好坏善恶。

  一直以来,他悄无声息间,便已经成为他心目中最出色的样子。

  “过去撑好。”

  叶父向来不和他多话,目光扫了一眼一棵横生出来的粗壮枝干,话里的意味不能更明显。叶修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一下,心想,他果然和这个地方八字不合,看,这连位置都给他准备好了。

  叶修一直无比坚信,在任何一个时刻任何一个地点,只要他想,他的父亲都有本事把他揍得下不来床。

  但是这一次应该不会那么严重。

  尽管如此,对于这种即将到来的危机他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感觉害怕。

  害怕又坦然,顺从又无奈。

  叶修发现,这么多年来能让自己产生这种心理的,也只有他的父亲了。

  叶父不会平白无故的动手,每一次都有十分明确的理由,每一次都是叶修欠收拾。

  叶修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自己的父亲,心中估摸着他的心情应该不是那么糟糕,脚下慢慢的来到了那颗树边,下意识的把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俯下了身,停留了一会,又唤了一声:“叶将。”

  身后没有一点声响,叶修的话音因此显得无比清晰,带了点讨饶的意味缓缓传来:“您……轻点。”

  叶父顺手折了根树藤,用刀打磨成趁手的长度,最原始的藤条,破空有一道尖锐的呼声。叶修的话正被他一字不差的听在耳朵里,叶父伸手按了下他的腰,说道:“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出于某种原因,和我闹别扭吗?”

  “……您这让我怎么回答?”

  “你想怎么回答?”

  “是!”叶修说道,撑着树干的手掌不自觉的微微发力,做好了自己父亲随时给自己一下的准备。

  “因为无谓的琐事扰了心神?”叶父扫了一眼他的手,将所有的细节收进眼里,却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不咸不淡的说道:“这不像你。”

  叶修却是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甚至连眼睛都提前闭上了。

用力戳我

评论(16)
热度(178)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