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30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29

秋风清00

30

  周泽楷感觉心都跳漏了一拍,余光中那个笔挺的身影,逆光的角度面容异常的柔和。叶修扬了扬唇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他说:“上吧。”

  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紧张,可以清晰的听见自己胸腔内咚咚跳动的心声。他们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近,近到仿佛对方的呼吸都可以清楚的听闻。

  周泽楷长长的睫毛掩下来流露出些许为难的神色,又像是突然鼓足勇气一般,把有些僵硬的手指搁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那掌心都见了汗,浑身发着烫让他有点不舒服。

  那样一张包含纠结的面庞和微微皱了皱眉还要硬上的为难坏了的小表情逗的叶修想笑,看在人眼里是那么的可爱,直让他想伸手在对方松松软软的发间胡乱呼撸。

  叶修随意的按了两三个键子,在众人只能看清背影的角度不动声色的抬手握上周泽楷的手背,指尖轻轻的在那上面有规律的敲了敲。

  摩斯密码。

  放松。他说。

  周泽楷只感觉那微凉的指尖与皮肤一接触浑身上下都跟着打了个激灵,像是被突然灌输了什么灵丹妙药,全部的指关节都突然变得异常灵活起来。他偏了偏头看了眼叶修近在咫尺的侧颜,只是那样静静的看一眼就觉得无比的心安。叶修低垂的目光落在琴键上,没有事先知会弹什么,就自顾自的施力按出了音符。

  周泽楷只听了开头跳动的音阶就明白,这是一首他最熟悉的曲子。

  就如他在训练场打着枪静静聆听流淌出来的乐曲时那样,回头望上二楼的窗户,可以清楚的看到叶修弹着琴为他伴奏的身影。

  枪声与琴声。

  他与叶修。

  周泽楷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闭上眼睛,跟着熟悉的节奏不紧不慢的阔步迈进,和谐流畅的乐声在完美的天衣无缝的配合下倾情的演绎着,他不用担心下一步如何行走,只要牢牢的跟着身边这个人,在他的引导下一步步的,紧紧的跟在他的身边。

  就像从一片冰雪中走来,走到他的眼眸中就是这素白世界中唯一的色彩,手中娇艳盛放的红玫瑰花烂漫而灼人,一阵风轻轻吹过,携带着微微花香自然而然的涌入他敞开的胸怀,充盈在他的唇齿之间,这个时候他闭着双眼,看不见任何事物,只能感受到握着他手的掌心传来温暖的体温,仿佛就可以这样永远紧紧的相连。

  周泽楷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演奏的越来越投入,越来越自然。那仿佛带着魔力的修长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灵活的跳跃,每一次轻巧的下落都会迸发出一个悦耳的音节。等他全身心的投入了便不难发现,叶修正在故意使坏般的变换着节奏,时快时慢,时轻时缓,毫无规律的变换配合着音乐的韵律却几乎让人听不出来。

  因为周泽楷自始至终一直紧跟着他的节奏。

  “不难。”他扬起了一个笑脸,有些开心的也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在叶修耳边轻轻的说。

  一曲终了。

  满座掌声。

  叶修最后还是醉了,脸上沾了点红晕,迷迷糊糊的倒在桌子上。“没劲透了。”众人一个个口是心非,看着自己帮哄做的坏事,到底还是不忍心看他就这么在大冷天里睡过去,找了点人送他先回寝室睡一会。

  周泽楷过来掺着,苏沐橙不放心,跟在了身后。

  一走出楼门,迎面而来的冷风激的人直打哆嗦,叶修清醒了一点,但仍旧晕乎乎的,整个人都往周泽楷身上歪。入夜漆黑,没有星辰,校内的路灯明亮,走起路来倒不困难。

  周泽楷本想抱叶修,奈何叶修在神志不清醒的时候,对什么人都是本能的抗拒,死活不肯让任何人轻易近身,周泽楷只好作罢,小心翼翼的在一旁扶着他。歪歪扭扭的走了有一阵,叶修歪过头,眼神略有些迷离,问周泽楷有没有打火机。

  “别抽啦。”苏沐橙掺过来,像哄孩子一样摸摸他柔软的头发,然后又抱抱他,拍拍他的肩膀,又哄又骗,叶修这才安分了下来,眼睛里面一片茫然。

  外人没见过叶修醉倒的样子,周泽楷这也是第一回见,照顾人又没有什么经验,显得手忙脚乱,醉了的叶修也跟着捣乱,弄的周泽楷更加惊慌失措,眼神活脱脱叶修的眸子里印出来的似的,一样的茫然。

  苏沐橙见状忍不住莞尔,和周泽楷解释道:“他喝多了就得靠哄。”

  周泽楷睁着乌黑的眼睛,满是询问。

  “稀里糊涂的,不知事了呗。”

  若不是亲眼得见,谁能想象到平日里威风凛凛嘲讽的要死又有点坏的年轻斗神,喝醉了会是这么一副可爱的样子呢?

  在苏沐橙的记忆里,叶修很少喝醉。贺南大捷那年,苏沐秋揽着叶修的脖子怎么也要灌他喝酒,最终拗不过他饮了不少,直接睡在了桌子上,没睡一会就醒了,眼神飘忽,目光迷离的有点勾魂摄魄的样子,整个人妖孽的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再然后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又有点委屈似的,眨呀眨的盯着人瞅,纯真无害的不像话,眼神却迟迟没有聚焦。

  兄妹两个被他吓的不轻,后来苏沐秋才反应过来叶修这是喝醉了,笑了三天停不下来,嚷嚷着这人喝醉了怎么这么好玩!

  叶修的酒量是真不怎么样,虽然不是一杯倒,但也差不多了,维护斗神的人都会说,不是一杯倒!一杯零一口!叶修心知自己这块短板,却从来都没有练酒量的意思,一直都十分的克制,每逢兴起时,最多也只是抿一小口,不能更多了!

  周泽楷哪里知道这些,一路听苏沐橙给他讲叶修喝醉了的趣事,觉得柔软的内心被什么毛绒绒的东西轻轻戳了一下。

  找了间大点的单人寝室,两人将叶修撂上床,脱去鞋袜,叶修半睡半醒的,冲苏沐橙和周泽楷扬起一抹纯真无邪的浅笑,眼睛眯着,身上些微酒气,却不重。苏沐橙帮他解了外套脱下来,又看着衬衫的扣子,一时间有点犯难。

  “我来。”周泽楷接过了手,苏沐橙将毛巾递给他,转身想回避,被叶修拽住衣角怎么也不肯松手,无奈只好背过身去,衣摆在叶修的手里拽的一团糟。

  换过了衣服躺进被子里,叶修反而不想睡了,拉着苏沐橙和周泽楷开始絮絮叨叨。苏沐橙不方便在他宿舍里留宿,翻出随身带的半包茶叶,沏了壶淡茶,将茶与叶修一并交付给周泽楷,又是哄了半天,才成功脱身。

  叶修一直浅笑着,拉着周泽楷同他说话。

  周泽楷干脆在他床边坐下,又往叶修身后垫了个柔软的枕头。

  “小周……小周……”叶修模模糊糊的唤了他两声,有点撒娇似的,尾音全软了。

  周泽楷无奈的浅浅一笑,心里简直化成了一滩水。

  “嗯,我在。”

  “小周,”叶修看了看他,又笑了出来:“你还记得鹿行吗?”

  “嗯。”周泽楷点着头。

  “那场仗打的真好……”叶修念叨着,讲起行军路线,说的兴奋了,还伸出手来比划,周泽楷怕他冻着,胳膊刚伸出来没多久又给塞回被子里。

  “鹿溪的居民高兴的几宿没合眼,在晚上升起大朵的烟花,五颜六色的,沐橙小时候就爱看这个,还对着许愿呢,那时候也没人笑话她傻,沐橙就是个傻姑娘啊,我和沐秋忙着打胜仗,也没人疼她,她仍旧每天,嗝,每天笑呵呵的,也不知道那么多孤单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我心疼她啊,她怎么就不说呢,我和沐秋其实都知道……”

  叶修的眼神越来越迷离,又笑了笑:“我们那时在鹿溪遇到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梳着两个辫子,饿的饥瘦,跑过来管我们叫哥哥,沐秋当场就哭了,也没人笑话他,她父母不住的感谢我们,哭着跪地上起不来……小周啊,你知道这样的家庭到底有多少?”

  “我和叶秋出生的时候,家境还算可以,看着别人家的孩子过的很苦,以为我们是不一样的,后来才明白,哪有什么不同,都是比纸还薄的生命,我和叶秋总抱怨父亲管的严,没过过几天快乐的日子,直到那一天,战争蔓延到川阳,生死一线间才醒悟,有的时候,珍惜的太晚,早已不剩下多少时间……从那之后,我独自一人跑到贺南去参军,一直也没有他们的音讯,两三年后,才知道他们在别国安了家,日子过得也算不错。”

  叶修说着,眯起眼睛,周泽楷端起一杯茶,一直认真的听着,心里有几分心酸和无奈。等到水温了,他才把杯子递给叶修,叶修却不肯喝。

  周泽楷想了想,便也学着苏沐橙的口吻哄道:“乖,喝一点。”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听话。”

  叶修低着头,就着他的手喝了一点。

  一直到叶修睡得沉了周泽楷还在原地守着他,呆呆的看着叶修的睡颜。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叶修睡的格外的心安。待到深夜,周泽楷找了间相邻的寝室,躺在床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眠。

  他想起了很多事,想起初遇叶修那年凉爽的秋风,想到后来,头脑终于有些昏沉,最后一个画面定格成叶修香甜的睡颜,于是周泽楷满意的在清晨的微光中睡过去。

  这个时候,叶修已经醒来。

  他揉了揉太阳穴,习惯性的带着警惕打量周围,又看了眼身上的衣物,明白了过来。床头柜上还放着隔夜的茶水,叶修起身倒了,又从暖壶里倒了一杯水喝,周泽楷被他起身的动静惊醒,敲门进来,叶修正穿着昨夜换的衬衫,赤脚站在屋子中间。

  两人对望一眼,看着对方睡乱了的发型,微微扬起笑容。

  叶修早年烟抽的极其凶残,但身体素质很好,常年熬夜也不见有什么问题,一点小酒更不是什么大事。骤雨天气不宜外出,叶修随手捡了本德文原著的《战争论》窝在床上看。窗外有连天暴雨,室内也跟着沾了点湿冷。

  “巨大的精神力量,有时像真正的酵素,能够渗透在战争的各个要素中,不断地膨胀产生出巨大的战争力量。”

  “因而,在一定的情况下,统帅能够利用它们来增强自己的力量。防御者同进攻者一样,拥有这些精神力量。”

  “尽管有些精神力量,在进攻中起的作用特别显著,但它们对决定性打击本身很少能起重大作用,通常只在决定性打击以后才出现。”

  “……”

  他看了一会儿,手里翻着硬质的书皮,心思却全然不在此处。不知怎么,一些记忆如开了闸的洪水,顷刻间涌了上来,叶修敲了敲眉心,本能的顺着心中已有的零散线头向另一侧放眼望去。

  也许故事的发展原本就是细腻与漫长的,它不应该用时间来度量,也无法用物质来刻画。生活总会为每一个行走着的人沏上一杯暖茶,留下一定的空白,让身处其中的人们慢慢的沉淀。

  叶修首先想起的是四年前的茕州,还是少将的周泽楷披挂上阵,临行前夜的那场会面。首战告捷,远在中央的叶修付邮,他在回信中字句的波澜不惊。他似乎是很早就已经熟知了周泽楷的心性,习惯了周泽楷的寡言。和每一个打过交道的人一样,而又略有不同的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留在周泽楷那里的痕迹,一举一动,或深或浅。

  叶修仿佛对上了一双纯净如水的黑眸子,一如狙击镜中,他定定的看着他的目标,对视时,他毫不掩饰他想要的,只需要一眼望尽,就可以直达内心。

  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再也不能从周泽楷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了,他藏的那样小心谨慎,瞒过了叶修,但却瞒不过他自己。

  画面飞掠过相处的数十个昼夜,定格在最近的这些日子里,一桩桩一件件,每一件都飞快的在他的脑海中闪现。那些起初,他看起来复杂的,难懂的,带着迷雾一般的模糊的种种,此时均被一层一层剥去了外壳,流露出内里最原本的样子。

  周泽楷何以在他讲座时偷偷溜进教室记笔记,何以提及谷翎时翻涌出炙烈而刺痛的情绪,何以在交付日记本的时候有过一丝的犹豫,却仍旧信任的将它递到叶修的手中,何以三言两语就传达出耐人思索的信息却又讳莫如深,何以吃饭时为他夹菜,演习中为他挡弹,又何以在分区考核的2号机舱,他时有失神,望着他的眼眸中藏有叶修自以为是错觉的隐晦的失望与苦楚的挣扎。

  每一个细节全都历历在目。

  那些周泽楷原以为他看不懂的东西,此刻尽数回放。

  叶修这才发现,原来发生过这么多事情,他全都一丝不差的牢牢记在了心里。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也许在演习的快节奏中,他分散不开思维去思索一些个人琐事,也或许早在他说出那句“回头算账”的话时,他就已经有所察觉。

  没有任何一个时刻,比现在还要明白。

————————————

下章预警!!!高能预警!!!心脏预警!!!特殊情节预警!!!接受能力弱的绝对要慎入!!

你有足够的时间思考自己要不要看!!
现在撤退还来得及!!

注:《战争论》的节选内容摘自李传训译本,第六篇防御篇中第三章,进攻和防御在战略范围的比较的第三点,精神力量的巨大作用。
觉得这段话莫名其妙的适合现在的周叶,你们仔细读一下,好好体会,不要跳着读!

决定看下一章的宝宝戳:秋风清31

评论(5)
热度(155)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