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28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27

秋风清00

28

  “都交给年轻人了。”这位殚精竭虑了近一个月的年轻将领终于露出些许疲惫又欣慰的神情。叶修回应他说:“肖将放心了,可不就交给新人了。”

  被这么直接戳破,肖时钦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叶修和周泽楷出现在这里,目的跟肖时钦也算不谋而合。大家互相制约,话说开了也不是什么坏事,省的暗中掺和,还不如坐这扯扯家常。

  都是玩战术的心脏,谁还不了解谁啊。

  “老韩什么意思啊。”叶修嘴角咬了根烟,随着双唇开合烟屁股跟着一翘一翘的,悠闲的好像随时要掉下来。肖时钦注意到周泽楷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叶修的烟,不动声色的多看了一眼,笑道:“听导演组安排。”

  “这么新奇。”叶修感叹。

  虽说前面这群假公济私的将领们打的很嗨很不要脸,但是终究没人忘记本次演习的最初目的原本就是为了锻炼新人的。

  老将们早已经习惯的见怪不怪,可总得端正态度,本次演习和往常的初衷一样,都是为了暴露问题而存在的,但仍有些不同之处,而这些不同之处又取决于导演组的要求,参演的将领也会相应的调整。

  但这些将领对这种极端压缩的方式普遍还是有点不太认同。如果没有A8区那个打乱一切的意外发生,演习的结果将会是更加惨烈而可怕的。

  如今只是这种程度,已经把小将们虐的体无完肤,含着泪咬碎牙在痛苦中坚持磨砺,没人知道他们究竟把演习看的有多重,将领们看在眼里,也只有默默心疼的份。

  就在一天之内,王杰希已经看着高英杰流了三回的泪,失去了依靠的他们处境是非常的茫然与无措的,眼睁睁的看着己方的人员一个一个阵亡,初次品尝到什么叫做失去,什么叫做绝望边际的孤立无援,眼泪尝进去是咸的,心里是碎的。

  一天之内,黄少天已经拥抱了卢瀚文无数次,告诉他别哭别哭,这个不是战场,没关系,队长还在,队长没阵亡,我们陪着你,我们不是为了你们而牺牲的,坚持下去还有希望。说完他叹了一口气,不止一次想揪住导演组的人一剑捅死。他们家这个最小的孩子分明已经把一切都当真了。

  一天之内,韩文清一直默默看着宋奇英死命坚守A区最后的阵营,这个一往无前性格又格外像新杰的小辈,自始自终没有流下一滴眼泪,眼睛已经通红,浑身都在轻轻的颤抖,每失去一个战友,就抖得更厉害几分。震耳欲聋的炮火与灰白的毫无生命迹象碎末,一次又一次侵袭着那颗脆弱的又独自强大的内心。

  一天之内,眼睁睁的看着所有的同伴都死绝了以后,舒可欣望了眼早已经退出战场的姐妹,咬牙打尽了最后一颗子弹。作战指挥室内,张新杰冷静又让人心安的声音鼓舞着所有人:“不要放弃,还没有到最后关头,我们的同伴就不算白白牺牲,我们就还有希望。”

  不断的有人倒下,又不断的有人重新站起来,这是他们共同拥有的无比强大的胜的信念,宁死不屈,前赴后继。

  这都是叶修能预见到的一切,这样惨烈的场面,没有人会不动容。

  演习残酷吗?

  那么战争呢?

  这是一个无法正面回答的问题。

  对于同一件事,衡量的标准不同,带来的感受自然不一样。叶修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心硬到用标准的格式指出演习的种种优与缺,但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接受的能力因人而异。

  叶修会打着官腔说,比起战场上真实的可以触摸到的残酷,这些只不过是皮毛。

  但他也会一本正经的说,这种程度已经足够了,未来还有许多许多在不远处等待相逢,他们的路还十分漫长。

  叶修比较喜欢因材施教,不喜欢一口气吃成胖子的过犹不及的逼迫。你总得让新人们大有收获,教会他们如何在逆境中坚定信念,又不能过多的打击他们而让他们丧失全部的信心,同时要加强军人的归属感,使命感,荣誉感,说白了还是进行一种保护。

  虽然性质相差并不多,但这里终究不是真正的战场。就像大风大浪之前的一点开胃小菜,武装一颗颗尚且稚嫩的内心,只是让他们去经历,去体会,去理解,稍有感触他们就能够回味许久许久。

  毕竟,他们还年轻。

  肖时钦一手撑地,一手搭在膝盖上,泥土是干冷的,踏踏实实的躺在脚下。一旁的周泽楷抿着唇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叶修没点烟,叼了一会,周泽楷似乎想起什么来,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堆阳光下包装亮晶晶的东西。

  “前辈,吃糖。”他把一大把果味糖塞进叶修手里,顺手分了两块给肖时钦,被肖时钦笑着摇摇头婉拒了。

  叶修接过来,随意撕开一颗糖的包装扔进嘴里,香烟与橘子糖的味道奇妙的混合在一起。

  肖时钦有一双擅于捕捉细节的眼睛,于是他发现,周泽楷的目光在不经意间扫过叶修的唇畔时,他的喉结在微微的涌动。

  也许,也并不是不经意间,而是想看,却又压抑着不去触及。

  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一样,什么都不让人察觉。

  肖时钦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会给他这种感觉,他又把目光移向叶修,叶修的言谈举止一如平常,只是一种无形的戒备一直没有放下。

  这再正常不过,按道理肖时钦和周叶二人现在还属于敌对的关系,一个久经沙场的将领,身上都会弥漫出这种生人勿近的威严。但他又察觉到不太对,叶修的威严是不分对象的,周泽楷身上也有这种威压,但是似乎,唯独不针对叶修。

  有过恋爱经验的人往往最容易看清问题,肖时钦不知怎么想起了那时小戴环住自己的脖子,声情并茂的诵出一句从哪个电视剧里学来的台词。

  你是我生命中最温柔的过客,我是你岁月里最虔诚的信徒。

  肖时钦几乎是出于本能的顺着线往下想,周泽楷对叶修是什么心思?叶修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想着想着,肖时钦突然反应过来,略一莞尔。自己还真是被小戴那套恋爱神理论给洗脑了。

  再一看,叶修依旧吃着糖神情自如的和周泽楷聊天,周泽楷认真的听着,唇畔似乎还挂着一丝清浅的笑。仿佛刚才恍惚间的那抹失意与苦涩,只是肖时钦的错觉。

  可能最近真的是太疲乏了,肖时钦按了按太阳穴,准备闭目休息一会。

  猛然间枪声大响,几乎同一时间,肖时钦手里的枪已经对准了尚且具有威胁能力的周泽楷,周泽楷的枪口也正指着肖时钦,只有叶修仍旧没事人一样盘腿坐在原处,漫不经心的看看两个人。

  一场虚惊,肖时钦略觉尴尬,枪在手上转了一圈,见叶修已经开了耳机,便也转过身,压低了声音问:“情况如何?”

  “好难缠!”戴姸琦回道。

  “对面多少人?谁领头?”

  “今年的新人,刚看到十几个,我们也就剩下十七人了。”

  肖时钦心中有数,只道:“可能不好应对,你们尽力击败他们吧。”

  与此同时。“怎么样?”叶修问邱非。

  “他们的团队配合非常的完美。”

  “呵呵。”叶修笑:“想办法排除障碍。”

  “是!”邱非应声。

  远处的战场上,红军又有一批人被缴械,枪声大起,哀嚎遍野。

  A区。

  这是红军被困的第十二天,早在三天前他们就已经粮草尽断,犹如困兽,准备做最后的反抗,誓死守卫他们仅剩的阵地,而蓝军经过之前的惨烈牺牲,进攻的更加凶猛,仿佛杀红了眼,让人有一种统计战损已经没有必要的错觉,不打到最后只剩一兵一卒,大概分不出个胜负了。

  惨,太惨了。虐,真虐。狠,神他妈狠。

  “这群小家伙挺能撑啊。”魏琛“啧啧”感慨几声,往嘴里送了根烟。

  一个快要被打废了的战壕下面,藏着一群红蓝双方被挂下来的将领,彼此这么一看,竟是联盟大半的主力。

  虽然战况紧张,但是一群人窝在这里,难免就会有一种和整个演习的调子完全对不上的违和感。苏沐橙不知道从哪弄的瓜子嗑的咔咔响,楚云秀正在卸自己脸上的油彩,方锐和李轩拉着王杰希张佳乐打着不知从哪弄来的扑克牌,韩文清瞪他们一眼,跟张佳乐强调了一下霸图的军纪,张佳乐却被不依不饶的方锐给拽的脱不开身,一想反正张参谋不在,老韩不太喜欢管这些闲事,跟着玩了一会连输十把差点输红了眼,憋着气坐在老林身边抢他背包里的饼干,肖时钦在一旁搞电子设备,叶修和周泽楷坐一起护理对方的枪械。这么远远一看,干什么的都有,背景音是轰隆隆的炮火与机枪声,背景布是一片凄惨狼藉。

  黄少天现在快要被憋死了,他在想演习怎么还不结束,结束了他好杀进导演组一刀一个迅速捅死。到现在为止,战争的惨烈程度被无限放大,已经超出了一场演习所能囊括的范围,一切早就尘埃落定,导演组还不宣布结果,硬打个什么劲呢!这个诡异的演习从头到尾是被叶不修传染了吗?怎么这么没下限!这么不正经呢!

  “这是搞什么呢!”期间黄少天跟喻文州探讨:“文州你说导演组的人脑袋是不是都被门夹过啊还是谁给他们喂秋葵了怎么智商一直都没在线上啊需要修理修理吗本剑圣真想一个手雷炸他妈满脸开花好吧那是张佳乐的技能本剑圣真想一拳揍的他们妈都不认识!”

  喻文州温柔的冲他笑了笑,告诉他,少天,要有耐心。

  “我靠!”一个手雷从天而降,被黄少天眼疾手快的冲着一个没人的方向送了出去:“谁他妈来真的操操操操操操操操这帮人是疯了吗?!”

  他不间断的音波轰炸弄得人脑袋疼,叶修将零件全拆的枪重新拼好了丢给黄少天,用实际行动鼓励他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黄少天一试手就从枪的重量上察觉出压根儿没有子弹,于是枪口冲着叶修狂扣扳机自己“砰砰砰砰”的配音,好像已经把这个人爆了无数次。

  “幼不幼稚。”叶修嘲笑他一声,从苏沐橙那拿了一把瓜子给周泽楷,周泽楷愣了愣自己在一边咔嚓咔嚓的嗑起来。

  楚云秀心痛的觉得怎么这么帅的联盟脸面跟叶修在一起混久了什么毁形象的事都干的出来呢?

  然后她被苏沐橙分了一把瓜子,加入了嗑瓜子大军。

  两方人就这么血拼,他们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起初还能跟着激动一下,现在已经完全麻木了。

  “怎么还不结束?”孙翔有点烦躁的问肖时钦。

  肖时钦有些头疼的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啊?”孙翔费解的看他一眼,肖时钦已经起身去找叶修了,孙翔一个人跑一边去继续烦躁。

  “叶将,这么整不是个事啊。”肖时钦开口。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叶修颇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胳膊肘捅捅韩文清:“老韩,快来个猛虎乱舞镇压一下。”

  “滚。”韩文清呵斥了一声。

  叶修很配合的又滚到周泽楷身边去了。

  过了一个晚上,睡醒了以后看见身边还是这么一群人在不明所以的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孙翔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又过了一天,在傍晚六点时分,就快要被千刀万剐的导演组终于宣布这场为期一个月零三天的演习,正式结束。

  红军大败。

  费尽一切心力,也终究没有改变这个结果。

  有很多新兵已经累的再也爬不起来了,哨声结束的那一刻便睡死过去,也有人难过都没有力气,眼神空洞的就跟没有生命一样。将领们亲自动手清理战场,一切似乎回到了最初的安逸祥和,天边有一卷红云,透着丝丝霞光。

  都结束了。

  “怎么,觉得不服气吗?”集队的时候,叶修看着邱非那双忿忿不平的眼睛,在他的额头上不轻不重的弹了一下。

  “是。”邱非立正,面向叶修,实话道:“这样的结果,我觉得很不公平,也感到非常愤怒。”

  邱非顿了顿,站的更加标直挺拔,看了看叶修,鼓起勇气问他:“这样的胜利,队座怎么能安然面对!”

  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睛,叶修可以看到眼底闪烁着的烈火。

  “这样的胜利,也是胜利。”邱非听到叶修说了这么一句。

  “是胜利,就该被尊重,这样的胜利,也同样来之不易,我们也有牺牲,我们也会有人舍命。你要坚信,你是对的!无论以什么方式,用什么手段,你还活着,还有资格站在这里讲话,还有资格在这里质问这样的结果,这就是胜利。”

  叶修走之前平平静静的说了一段话,在邱非的耳边,无风也无浪。

  最后那句“是胜利,就该被尊重”成了整段话里的最重音。

  邱非哑然,仍旧以一个军人最挺拔的姿态站在原地。

  扪心自问,当队友拼尽一切才奠定的胜势,你还会觉得这样的胜利不好意思摘取,是胜之不武吗?占尽一切优势打胜的仗,你就觉得这很难面对吗?你曾做过什么?又付出过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做,却平白无故的享受着队友用命换来的一切,你会觉得这一切很可耻吗?没体现你的价值?或者觉得这一切都不该接受,那他们的牺牲又是为了什么?

  邱非猛然觉悟,他刚刚竟然在质问他最尊敬的人,你站在什么立场上这么坦然?他居然在质问这样的胜利!

  当然不是!怎么能是?!

  胜利是无上荣耀,你得端着他,还得把更多的胜利挣到手!

  因为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活,才能让更多的人活。

  叶修走出好远,回过头,看着邱非仍然一动不动的杵在那,由衷的感叹一句,胜的痛苦,败的更痛苦,老冯啊,你赢了。

————————————
本章内容超多,大概是两章要写的东西做了删减,压到一章里。
你是我生命中最温柔的过客,我是你岁月里最虔诚的信徒。
唉,单恋的苦,你快觉悟QAQ
演习结束了结束了,太感动了!!
这段艰难的梗终于结束了!感谢大家!!
给按小红心和小蓝手的都是好人!!
一个大亲亲!
加上这一章总字数已经突破10w大军,再次谢谢大家让我奋斗了这么久不单机,有人来就玩好了~

秋风清29

评论(15)
热度(167)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