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27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26

秋风清00

27

  “A区现在闹腾的挺凶啊,红军压力太大了。”

  “只能承受。”周泽楷说。

  “小周,或许你是对的。”叶修淡定的咬一口压缩饼干。

  就如众人预想的那样,导演组萌萌的加盟让这场开头凶残前期无耻中间严肃的演习加了一个后期混乱的结尾。

  自第一天起就打的难解难分的王杰希和韩文清最终在导演组的策划下居然同归于尽了,现在是两方的小辈在含着眼泪打的热火朝天。

  看到高英杰眼睛里面闪烁的泪花,饶是王杰希也有点不忍心了,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示意,没关系,队长只是暂时牺牲一下,微草的未来就交给你去肩负了。

  都是辛苦培养出来的孩子,看到他们这样心碎这样拼命,哪有不心疼的呢?

  微草爸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叶修听到消息都快要笑死了,刚感叹韩文清的不得好死,他就被导演组下了一个死亡通知书,死因:笑死的。

  “你们能不能认真一点了?”叶修无语了一下。

  “这是正常现象,”导演组一本正经的解释:“你在大笑的过程中不小心咬断了舌头然后失血过多死了,要不然被吐沫不小心呛到呼吸道也是……”

  “行了行了,别说了。”叶修难过的表示,没天理,他堂堂一个斗神,居然死的这么戏剧。

  突然有点心疼起黄少天。好吧,叶修大大压根就没把头衔什么的当回事。

  与此同时李轩一脸尴尬的接到导演组的通知:“对不起,您战亡了。”

  “可我还有一半血呢??”

  “您在行走的过程中踩到了地雷,然后……”

  “好吧好吧……”李轩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卧槽这什么情况啊师部的挂了三个啊搞什么搞什么搞什么导演组这么胡闹没人拦着吗!”黄少天义愤填膺。

  “练新人。”叶修懒洋洋的说。

  “老叶死了么,你死了这是为民除害啊哈哈哈你怎么死的?”黄少天又开始blabla的开炮攻击。

  叶修:“笑死的。”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的猖狂极了。

  叶修关了通讯特别悲痛的看了一眼周泽楷:“小周,你还活着。”

  “嗯,”周泽楷特别认真的点点头:“残了。”

  “唉,活着真好……”叶修感叹。

  于是这群“尸体”也没回导演组和后勤部,仍旧在战场上随便溜达,欣赏一下千石岭的美丽风光,顺便心疼一下被迫坚强起来的新人们。

  演习将近一个月,A14区,A6区,A3区,A2区先后沦陷,其余各区尚有红军的新兵在不甘心的抱着一腔斗志与决绝拼命死守,红军已有4724人被宣布死亡退出战场,其中包括失去作战能力以及被俘虏的大小军官共计562名,而蓝军的战损,仅仅是红军的一半。

  四天之后,劣势被进一步扩大,蓝军的势力范围已经彻底逼入了A区,红军的空间受到严重的压缩,师部的位点几乎被锁定,郑轩宋晓从C区带队,苏沐橙江波涛自B区包围,高英杰刘小别等人继续从A区进行施压,三面环堵,将红军剩余的战力彻底封锁。

  又过了两天,太阳西斜,蓝河有些郁闷的坐在一堆乱石边,无语望苍天。就在前不久他们小队20人尽数被挂了,此时一个个大眼望小眼,谁也没有说话。

  蓝河本来带小队在分配的区域进行巡逻戒严,没成想一个不留神间他们就被摸哨了,然后接到自家偶像黄少天也是被摸哨而死的消息之后,他更加郁闷了。

  蓝河确实没想到,肖时钦居然亲自下战场了,就算他戒备的再严密,又哪里是会玩战术行动力又超群的心脏大师的对手?后来他左想右想,才觉得,肖时钦亲自出马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这不蓝军的叶司令一直在场上溜达的么!说不定他待会碰见张新杰都是有可能的。

  这个演习怎么就这么心累呢?

  蓝河默默想着,红军若是要先派小队突围,肯定不止这么一队,只是他们运气不好,偏偏遇上了最难应对的。望着几人离去的背影,蓝河叹了口气。

  通讯器就在他手边上,他本可以不顾下限的将情报传递给喻文州,但他现在已经相当于死人一个,按道理这么做是违规的。但同时他心里也清楚,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况且放任肖时钦在外面,危险真的很大,蓝河开始不放心起来,既然他们能这样悄无声息的摸出来,就肯定不是为了出来送死的。

  一定有什么重要且威胁极大的行动,如果现在通知指挥部,他们就会有相应的对策,也许就可以阻止。

  蓝河犹豫再三,纠结的直揪头发,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远离了通讯器,就当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自己技不如人被挂了,又能怪得了谁。

  这么想着蓝河觉得心里好受一些了,正要起身,一回头,就见三个身影正向他们走来,为首的那个面上还带着亲切的笑意。

  合着都这样了还流行以小队为单位出来晃吗?!

  “呦,死着呐。”叶修走到了蓝河身前,打了声招呼。

  “呦,过来啦。”蓝河模仿他的口气,干巴巴的笑了声。

  “怎么样?”叶修问。

  “什么怎么样?”

  “红军的小队过来没?”

  “你怎么知道?”蓝河惊讶。

  “猜的呗。他们不派人出来寻找机会,难道还在里面等死吗?”叶修说。

  “好吧……”蓝河汗颜。

  “那他们往哪边去了?”叶修四处张望了一下。

  “呃……不知道。”蓝河说。

  “还挺有原则。”叶修笑:“透露透露呗,大家都是自己人。”

  “谁跟你是自己人。”

  “都是友军。”叶修道。

  蓝河扶了扶额头,看向叶修:“我现在死了。”

  “我知道。”叶修说:“所以他们去哪了?”

  “我死了!”蓝河一字一顿的说:“死人是不能说话的,你跟死人打探情报吗!”

  “你这不是在说吗。”

  “你故意的是吗!”

  “没有没有。”叶修特别的真诚,看到他貌似真诚实际上却很黑的心,蓝河觉得更加义愤填膺。

  “没事儿。”叶修看他不肯说,索性换了个提问方式,指着一个路口问:“他们往这边走了?”

  蓝河不说话。

  “不是这边。是这边?”叶修又换了个路口指。

  “好吧……”

  “哦,那他们几个人?”

  “喂,你有完没完!”

  “30个?”

  “……”

  “行我知道了,20几个吧。”叶修问:“他们谁领头?肖时钦?”

  “……你赢了。”

  “哦,我就随便说说,还真是啊。红军换指挥了?”叶修打量了选中的小道,回头叫上邱非和周泽楷行动。

  临走前他凑在蓝河耳边说道:“告诉你个秘密啊,其实我刚刚接到导演组的通知,说我是,笑死的。”

  目送了三人的离开的背影,蓝河痛心的领悟到,他就不应该和一个没下限的人呆在一起啊,他对不起组织,最终还是没能守住一个军人的操守!

  “队座,真的是这边?”邱非跑在叶修的身后,看着筛选出的路线将信将疑的问。

  “不是。”叶修道:“刚接到文州的消息,他们从另一边转移了。”

  这怎么转移!邱非心想,此处只有一条蜿蜒的小路,难道要兜个圈子绕回去吗?

  “红军现在怎么样了?”叶修突然问了一声。

  “还在坚守阵地,我们正在进一步压缩。”喻文州说。

  “你放出来几队人?”

  “五队。”

  “那肖时钦呢?”

  “他和张新杰换位了。”

  叶修了然。

  如今的混乱局面已然变成了双方大练兵的机会,一面倒的局势不利于这些新人们进一步体会战争的多变性,于是蓝军将领诡异的集体死亡,红军还剩下少部分关键人物,给新人们指指方向稳定稳定信念。

  叶修琢磨着,导演组还算良心未泯,怕是觉得当这些新人一觉起来时发现自己的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参谋长全都挂了,会接受不了。

  这其实是一件挺残忍的事,红军输定了,虽然没有到最后关头,没有人轻易下这个结论,心中却都有数。就像猫捉了老鼠,老鼠迟早要死掉,猫却不杀他,只玩弄他,故意放走,给一个比针孔还小的机会,然后在它以为将要逃脱时,再懒洋洋的一伸爪子,结束它的命运。

  已经没有什么措施可实施了,只是外面永远要比里面危险许多。危险的地方,更适合磨练一个人的心性。

  老将们的内心大多平静从容,在一切尚未注定之时,他们会拼尽全力,当大势已去之际,他们也会放松下来,将一切交给那些年轻人,放松不代表放弃,不变的是,至始至终,他们都在抗争。

  所以在蓝河内心戏很足很纠结的时候,无论是肖时钦还是叶修,都已经看得很开。

  不过丛林之中,却再也没有两位战术大师的博弈,只有新人不断的涌现,在演习中闪闪发光。

  不出叶修所料,肖时钦带领的是一支25人小队,去年刚刚毕业的戴妍琦中尉位在其中,除此之外,就是今年毕业的新人。虽是想放任他们在外面自由闯荡闯荡,肖时钦却终究还是不放心,坚决要带队出去。此行是为了锻炼新人不假,可送羊入狼口这样的事,只会起到反作用。有叶修在外参与作战,肖时钦感到深深地担忧,怕这些未来将领们还未彻底树立起信心,就被叶修虐出心理阴影来。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的心理素质都像黄金一代那样强硬。叶修粗暴的练兵方式,肖时钦真是不忍心。

  他不知怎么就回忆起初次参加军演的那一年,一样是惨败,然而他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联盟从来不会刻意主导胜负,在场中,一切全由你自己把握。叶修也从来不会给予他们任何保护,他只会把事实摆在你面前,接不接受是你自己的事。在新一代中,叶修颇受好评,总有些言论说他对待新人悉心又温柔,指导向来面面俱到,不厌其烦。但真正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么想绝对太天真了,那是老狐狸把自己尾巴藏起来了好吗!

  肖时钦想来,忽然觉得有些忍俊不禁。

  叶修温柔的这个说法,到底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呢?

  好像……是周泽楷说的?

  肖时钦想起来了,他确实在分区考核时,在众考生对叶修的一致好评与期待中,听到过那句“前辈,很温柔啊。”

  周泽楷绝对不知道,他一句话会使新人们对叶修产生多大的误解。以致于肖时钦带队小心翼翼的转移的时候,大多数新人都觉得他有些夸张,但虽然他们心里这么认为,嘴上却不敢说什么,依旧乖乖的听令行事,一个个又十分期待着叶修的指点。

  肖时钦心中不由无奈,豺狼的獠牙与虎豹的利爪真的那么值得向往吗。

  怪不得有机会向长官们请教的时候,年轻人都会轮流刷叶修。实在是由于叶修的一种特殊体质,简直比乱战中大喊“向我开炮”要嘲讽的多。

  只是这一次,情况似乎有些不一样。

  肖时钦小心谨慎的迂回了好久,才接到叶修阵亡的消息,瞬间愣在当场。思维缜密的战术大师竟然在那一刻大脑当机了,他倒是没太关注那个奇葩死因,只是左想右想绕不出来,叶修怎么会突然阵亡。直到他在出发地看到周叶二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基本上是叶修在说,周泽楷在笑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秒钟怀疑人生。

  “二位在这等我吗?”花费了点时间理清思路的肖时钦苦笑着打了声招呼。

  “小肖来啦。”叶修回应他:“出来找虐吗?”

  “是啊。”

  叶修说了句大实话,肖时钦回应了这句大实话,看了眼叶修和周泽楷,没太生分的凑过来席地而坐。

————————————
演习就要接近尾声啦!撒花花!

秋风清28

评论(8)
热度(148)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