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24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23

秋风清00

24

  叶修回过头,去找蓝河的车,车没找见,却看到一个笑容闪亮亮的小邱非前来汇合,顺便报道了蓝河和黄少天上将撤退的消息,临走留下一个惹毛了的张佳乐交给后赶来的叶修处理。

  叶修心说这帮坑爹坑友军的心黑下来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惹毛了的张佳乐疯的跟什么似的,当初可是在全联盟出了名的,除了孙哲平亲自来谁能把那一身炸飞了的刺猬毛给捋平了?话是这么说,叶修同志还是得深明大义的去善那个后。

  附近是蓝雨蓝溪阁六连的人,叶修接了指挥令也不打算带人正面磕,东一句西一句的跟人连长话里话外家长里短。蓝雨的人像是已经习惯了,待人接物落落大方,显得极有涵养,叶修不禁感叹,不愧是喻总参谋长带出来的部下,一个个性子都随他,他确实是没有想到老兵的淡定从容都是被前队魏琛磨出来的。

  唠嗑也不耽误正经事,行军速度很快,不到下午三点就与张佳乐的撤退队伍正面相遇。跟魏琛队的一个连现在大多数都在后勤部喝茶嗑瓜子,活下来的如今尽数跟叶修队。六连的人对8区的地形熟的像他们蓝雨的主场,张佳乐刚跑来8区却也绕着转了好几圈,各方人马一撤更显得山地空旷,一打照面连个遮蔽物都没有,眼睛鼻子看的不能更清楚了。

  这种情况二话不说,混战!叶修一看这架势,心里啧啧称奇,也不知道魏琛和他大宝贝徒弟怎么招惹这帮红眼睛的兔子了,给逼得这么急?

  蓝溪阁精英六连训练有素,基本上不用叶修指挥什么,自己就已经排兵布阵的和张佳乐部下霸气雄图二连人马拉开阵势。

  对方企图割裂他们,叶修早就心知肚明,却也没辙。人数上的劣势不得不被带动节奏,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顷刻间就凶残暴力的火力全开,邱非从旁策应,三个人协作默契,本是精彩绝伦的一场较量,却硬生生的打到烦躁。

  红军人有多少?打到最后从烦躁变得没脾气,也是一种境界。

  正在一个紧要的当口,叶修突然觉得太阳穴狠狠的跳了两跳,仿佛出于常年征战对死亡来临的敏感嗅觉,只需一瞬,背上仿佛长了眼睛,危机意识暴起的瞬间,他却是什么举动都来不及做出来。

  这是一个空当,前方是正在纠缠的敌军,侧翼邱非正在策应周泽楷脱不开身,而后方12点钟方向,人群溃散,正是一个没人补上的缺。尽管叶修从来不会将他自己置身这样的处境,在大好的射击角度下将这么大的空当留给敌人,但在交战中,他却是无法保证究竟可不可以把一切都料理的完美无缺。仅仅是一瞬,叶修的站位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敌人的射程之中,而恰恰这么一瞬,也足够张佳乐把握机会冲着叶修的身后放一颗子弹。

  风声擦过脸颊,叶修的思维却在这一时间飞速的旋转起来。从搞爆破的机枪好手,到背后严谨到从不出错的副总指挥,霸图先前被绞的极惨如今几乎全部出动的二连,溃败迅速的物资中转站及以饵为诱最终被打的妈都不认识的8区,再加上久攻不下死命抗争的A2……数十条信息在同一时间齐齐爆炸,几个点连成线,又在叶修的脑中密密麻麻的铺开一张巨大的网。

  是在给什么人留时间?还是一早就策划出这场始料未及的变故?

  思及此,就连叶修都有些微微惊诧,可想而知,一瞬之间,看得清形势的人面上神情该是怎样的震惊!

  叶修几乎下意识的就想到,师级以上被击杀,会导致整个指挥系统瘫痪一半,从大方向上来说,其严重后果不亚于对战力的直接摧毁,其行动意义无异于斩首,至少自己负责的这部分一定会就此崩盘,单凭喻文州一个人救不回场。

  难道这才是红军的真正意图?

  那么结果会是怎样呢?

  叶修不是没有考虑过他自己的牵制力和重要性会成为首要目标,事实上仇恨爆表加特殊地位的他一直也是一个首要目标,但他没料到会这么直接。

  但这没错。

  战场上,瞬息万变,有什么不可能呢?

  叶修同志在瞬息之间理清了一切之后觉得心情无比复杂,他并没有打算做出任何挣扎,最后只准备临死前留下遗言,用大吼的形式表达出“这太丧心病狂了!”的被草泥马狠狠践踏一样的呐喊。

  要知道,红军牺牲了自己的资源,牺牲了战地空间,牺牲了人力装备,牺牲了一切可牺牲的东西,只为了交换自己一条命,这不是神经病吗!

  子弹的速度能有多快?

  千钧一发之际,万千种念头一齐涌入大脑,叶修却唯独没想过要躲。

  躲不开。

  张佳乐势在必得的一击,就算叶修长八条腿快如一阵风,他中弹也终将会是一个必然的事实。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子弹即将击中身体的时候稳住自己不要被冲击力给带倒,始料未及的变故却让他大为惊异。一时间,他只感到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推了自己一把,下一秒,周泽楷不顾背上遭受到的攻击强硬的冲到了他的身前,而他自己被他推动产生的那点位移,也被周泽楷因背后的冲击力补了上来。周泽楷几乎是耗尽全身力气扭转身体,就那样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用手臂劫杀了那颗来势汹汹的子弹。一切快的不过眨眼之间,以至于叶修在踉跄了几下站稳脚跟之后,仍旧不相信电光石火间发生的一切。

  这怎么可能呢?

  不可能吧。

  以子弹飞行的速度来讲,想要进行这样的徒手拦截简直是天方夜谭!没有人看清楚那一瞬究竟发生了什么,仿佛一眨眼间,张佳乐冲着叶修开了一枪,中弹的却是周泽楷。

  错愕也仅仅维持了两秒钟,没有人注意到叶修的面色沉的厉害,在骤乱与震惊的人群中最先沉默下来。

  大量的白色烟雾迅速的升起,模模糊糊,笼罩住叶修表情不清的脸。周泽楷察觉到叶修看起来不善的面色,抿了抿唇,他的身影却很快就变得不可分辨。他们离的那样近,白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开来,最先的包裹了彼此,却也最先分隔了彼此。

  冰冷的空包弹击中身体的滋味并不好受,这种距离,除了身体承受下来的巨大冲击力,还有一阵硬物砸到身上的闷痛,子弹击中的部位,最轻也是一块淤青。然而当周泽楷看到叶修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身边时,他的内心所占满的,竟是万分的庆幸。

  感受到身边之人的危险,周泽楷的反应速度可以达到零点零几秒,仿佛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弥漫的白烟扩散在无数个细小空隙之间,眼中迅速变成了一片茫白。周泽楷下意识的检索四周,中了弹的手臂沉的发酸,在一片茫白中他什么都看不见了,甚至叶修眼底瞬息万变的神情他也没有看到,只有耳边还留有他的声音在清晰的回荡。

  “三点钟方向突围!”

  叶修喊了一声,声音落下的同时,几个人紧接着倒地不起。

  他拿出这样的架势,一时间竟无人敢来阻拦。张佳乐连意思一下也没有,立马叫人撤退,仿佛他们才是受到攻击的那一个。

  一时间场面无比混乱,霸气雄图二连和蓝溪阁六连的人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还没回过神来,见着红军要撤退,蓝溪阁六连立马跟上,完全一副不依不饶拼尽一切的样子。整个场上已经完完全全乱作一团,在这一刻,除了瞬息之间弄懂一切的叶修,除了关键时刻以身挡弹的周泽楷,除了最初放了一枪把局面引导成现在这样的张佳乐,没有人还能保持头脑清醒,也没人看清那一刻,张佳乐的唇边挂着一抹笑,竟是那么的苦涩。

  他握着枪,一时间不知徒生多少感慨,唯有枪口落寞又沉寂。似乎曾经也有这样一个人,像周泽楷不管不顾的护着叶修一样,独自一人拦住来自四面八方的所有危险,将他护在身后,只为一个周全,而他如今孑身一人,被指派这个任务的时候,他本以为自己不会再想起那抹温存。

  始终跟着不掉队的到最后又只剩下叶修邱非和周泽楷。三人跑到一片无人区域,自刚才起一路漫延出来的让人寒毛倒立的低气压吓得邱非话都不敢说。此时叶修一停下来,他也跟着下意识的停步,却感觉方向全都乱了,一时间停在那里,要干什么也不知道。

  这种带着几分危险几分怪异的气息让邱非心如擂鼓,战战兢兢的立在一旁,一向冷静的内心难得感觉出些许不知所措的慌乱。他看见叶修刚刚站稳脚跟,周泽楷便连忙近到他的身侧,而叶修竟是伸手将他一把推了开。

  周泽楷像是没有料想到一样,被这一下推的有些踉跄,等到他站稳的时候,叶修早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

  前辈!

  周泽楷喉头一梗,像是被什么东西突然堵住一样呼吸困难,竟是连出声叫住他的力气也没有。

  他跟了几步,叶修却走的飞快,到后来,周泽楷“啪”的一声,就在叶修的身后,自虐一般的站起了军姿。

  他热切的目光像是在恳求他:别走。

  在他的目光中,叶修挺拔却显尽疲态的背影顿了一顿,却也终究没有再向前迈步。

  周泽楷感觉心下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像是被人用一只手大力的捏住了心脏,给丢到洗衣机里,搅的粉身碎骨一样觉的胸口生闷,呼吸发滞。

  军人站军姿就是脚下钉钉子,一下站住就没有个时间长短。邱非作为后辈,这种情况下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着两个人僵硬在原地,索性也跟着“啪”的并拢脚跟,在周泽楷身旁站起了军姿,只是站着,压根也不知道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叶修背对着他们,身后立了标直的两根竹竿,他却连回一个头都十分的吝惜。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如同拉长的镜头,每度过漫长的一秒,就在周泽楷的心上扎上一刀。然而叶修却仿佛把他们晾在那里一般,不管也不问,背着身抬脚自己找了块石头就坐了上去。

  周泽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叶修,在他脸上却捕捉不到任何情绪。发白的太阳光照在三人身上,如同轻抚三尊寂静的雕像,而叶修只是沉默的坐在石头上旁若无人的抽烟,一根又一根。

  周泽楷心里的慌乱直线上升,甚至可以听见心脏急跳的轰响。叶修生气的时候不比韩文清的暴雨惊雷,只有平静,以及漫无边际的冷漠。他的眼眸像是一方深静的潭水,看不出任何情绪,也体会不出丝毫的怒意,只有目光是冰冷的,如同将人浸在寒潭中一般彻骨的冰冷,一下一下剜着周泽楷的心。

  那颗心,从一开始的庆幸,眷恋,到后来惊愕,慌乱,总共不超过十秒钟。

  身在云端,又一下跌入泥潭。

  他试着去解读叶修,他却什么机会也没有留给他,只有偶尔递过来的目光,眼中也是空无一物。周泽楷浑身的血液都跟着冷了,叶修的脸上没有愤怒,没有指责,只有淡漠,淡漠到他仿佛不存在,连被他收入眼中都不屑。

  周泽楷从来也没有感受过,站军姿原来这么难熬,仿佛凌迟,一刀一刀,缓慢却又无可奈何。

  胸口被一把推开的地方,手指的力道全无保留的嵌在那里,离心脏最近的位置,却也不知道究竟是外面更疼,还是里面更疼。

  若说周泽楷在动身的一刹那有没有经过大脑,他会回答,有。

  万分紧急的一刻,只有他自己明白,身体和大脑发出的指令是一致的。他无比的清醒,甚至知道怎样避开那颗子弹带来的最大伤害,甚至在分析叶修的后心和自己的手臂的承受力度的差异,甚至盘算好在白烟腾起的刹那他应该怎样和叶修呼应才能做到完美的突破,你看,他知道的多么清楚,多么明白?

  他甚至想,自己明目张胆的举动,是否会得到他的理解?他未曾流露出来的焦急,是否能被他悉数洞察?他究竟为什么会做出一个再错误不过的判断,仅仅是因为有人扰了他的心神,在他的内心深处住过一段,行过一程吗?

  周泽楷投入的有多么深,只有他自己明白。

  你若问他这个人重不重要,他会告诉你,非常重要,重要到他可以为他付出一切,生命又算的了什么?

  什么都给你,心也给你。

  无论你接受与否,它已经在你手上了。

  周泽楷这才发觉,自己一直想要的,不就是这样守护着他吗?

  真也好,假也罢,对也好,错也罢,只要这个人平安无事。

  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不知道,我宁可为你纵身千万次,也不想像如今这样,我殷切的看着你等着一个杳然无音的回应,而你毫无知觉。

  但终究,周泽楷明白,叶修是紧张他的,因为紧张,所以他动了怒,因为在意,所以他失了分寸,只是这种冰冷的方式,他接受不了。

  一天前,他们还一起吃早饭,一起飞驰盘山公路,笑着许一个无知无觉的承诺,像是在温柔的凝睇心尖上的爱人,但到头来,却还是他在他面前,又低了一把。

  是啊,爱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平等呢,因为他爱他,所以在一切摊牌之前,他注定卑微谨慎,一切苦涩独尝。

  他品味过叶修的体贴与温柔,也体验过缠绵的关怀与温暖,甚至他们就快要互相敞开心扉,毫无保留的卸下心锁,他却明白,一步之遥,却是千步万步不能跨越的坎。

  叶修可以对他千百般种好,但那终究不是爱。

————————————
我保证很快会有下一章的!给我留条活命QAQ

秋风清25





评论(5)
热度(161)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