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15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00

秋风清14

15

  邱非有点汗颜,这简直就是明抢。

  没错,抢劫!

  3个小时过去了,两人彻底在C区奔放起来。叶修一开始还装模作样的告诉邱非要看好地图,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他们前来打扰,总不好还那么大张旗鼓。话是这样说,在邱非闷头看地图的时候,叶修又一溜烟跑没了影,那个张扬,一点也不是低调的样子。邱非不由有点郁闷,心想队座对自己的考验是不是又开始了,以前在嘉世就是这样的,这位神人移动起来,他连个衣影都摸不着。

  “队座!”邱非腮帮子鼓鼓的,唤了一声,叶修正从口袋里摸子弹给枪上膛,冷不防听见邱非叫他,抬了抬头:“嗯?”

  “您不是说要低调行事吗?”邱非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还对叶修出言反尔有点愤愤。

  “哦?我还不低调吗?”叶修做思考状,看着邱非一脸认真的盯着自己,想了想干脆把手里刚抢来的枪丢给邱非,让他试试手。

  邱非有点无奈。

  老实说,他们现在这一行为,叫做拾荒。不过一般非战场的区域,哪里有荒可拾,只有四处溜达的活人。叶修同志表示这很简单,那就把人干死了直接抢装备,野外pk一点也不带水份的。

  叶修也是没办法,C区人生地不熟,他们的补给又跟不上,弹药早有用完的时候,哪里不需要补充。其实以叶修之前那疯狂的攻势,邱非都要怀疑他哪来的那么多子弹,如今跟着叶修东跑西跑,不得已也做起了这行当,可是却总是觉得有那么点不安心。

  小邱同志,我这是深沉的战略!

  叶修一本正经的腔调在耳畔回放,邱非的嘴角抽了抽。

  叶修的近身格斗比他的枪法还要简单粗暴,一般来讲,他擅长近身战还是要胜过远程。邱非曾有幸见过他与韩文清上将对练,过起招来让人眼花缭乱,一番快打能让旁人看吐,然后就能看见韩文清上将沉着张脸,眉皱的能吓哭妇女儿童,叶修则懒洋洋的点一根烟,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的像是洗过一样。

  不过对于这些不成熟的对手叶修一般只用三招,第一步将人擒拿,死死压住,动弹不得,第二步抢枪,第三步枪口意思意思的对准太阳穴,宣布你已经战亡,可以去后勤歇着了。

  去他妈的!驻守C区的多是霸图的人,骂他不带喘气的。

  叶修听着听着,也感慨一句,怎么着,就跟霸图的人犯上了?这一路上被他挂掉的几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邱非跟在身后看着自家队座行凶做恶,做的那个心安理得,毫无任何压力,欺身而上的时候,矫健如豹,一套招式铺展开来,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令人叹服。但他知道,这还远不是叶修豁开了的样子。邱非其实没见过堂堂斗神真正的风姿,见过的,也大多交代在谷翎的战场了。

  “嗳,你刚刚那个动作,做的不是很流畅,拖泥带水的,破绽多,我要是对手,一手把你摔翻了。”

  坐地上吃早餐的时候,叶修如实点评了一句,邱非刚露出聆听教导的神色,一听这话,心里所有的警铃一时间一阵狂响,一级战备!他知道叶修不喜欢嘴上干说,他比较喜欢边说边来一段实际示范。

  果然,邱非刚刚感到危险的从地上翻起来,叶修已经不知从哪折了根木条,拿在手里长度刚刚好,木条一点,竟是带了破空的气势,直接招呼过来,邱非不敢怠慢,一个滚身招架过去,下一招已经步步紧逼。

  过了三招,邱非便已额上见汗,叶修毫不含糊,招招都是实打实的快准狠,邱非招架的十分吃力,一直处于下风,狼狈不堪,没过多久就露出破绽,叶修眼睛尖,竟是一个也没漏过,邱非吃了几下狠的,第四招刚过,立马就被摔翻在地了。

  这位老师的严厉,邱非向来是知晓的,此时躺在地上休息,一动不动,默默的放松身上的肌肉,知道叶修没有再给他当陪练的意思,也不起身,不然叶修就会木条一点地,叫声“起来”,或者干脆踢踢他的小腿,示意再练。

  打了几下倒不至于关节酸疼,不过叶修下手也算不得轻,邱非喘了几口气的功夫叶修已经走过来,瞅着他笑了笑,“练吧,小鬼,摔你30次,你就能学会了。”

  叶修说着,也不讲究,一屁股在邱非跟前坐下来,俯下身去看他受伤的手。邱非身上有伤,叶修一直没有忽略,刚才过招时故意避开不说,此时更是细细察看,邱非不由心中一阵温暖。

  “呦,”叶修看着邱非的手腕笑笑,捏在手里,“你这小骨架又结实了不少,谁陪你练过?”

  “孙翔。”邱非说道。

  “没大没小,你不该喊声孙中将?”

  叶修说着却是没怎么往心里去,任谁都知道,他是最不摆辈分架子的那个,跟什么人都能随便闹到一起去。他看着邱非额发下顶着一层细密汗水的脑门心里琢磨,自己走后孙翔刚来那阵,邱非确实很受挤兑,不过这孩子应该不太在乎,也没有跟孙翔过不去的意思,看这情况,估计俩人还打的挺欢。

  邱非在地上躺了一阵,翻起来,继续啃干粮,叶修看着他吃早饭,自己点了根烟在旁边抽,邱非习惯性的吃饭飞快,过了一会就结束了早餐,拧开一瓶水喝,此时叶修的烟还没下去半截。

  “小邱非,你说这仗怎么打?”叶修突然问了他一句。

  邱非明白他是指什么,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滋味,叶修弹了一下烟灰。

  “这才天刚亮,红军的战损就已经是我们的三倍了。”

  邱非听着,吓了一跳。他只是跟着叶修到处折腾,却没察觉,其实叶修一路行进的路线,看似随意,其实又很有讲究,专门挑能最大程度消耗对方的路子走,邱非更不知道,他和叶修这一跑一闹之间,红军已经损失了好几个连营与驻地。

  简直是生吞的速度。

  “红军没发现?”邱非无比惊讶。

  “当然发现了。”叶修说着,吐出一口烟圈,“可是他们打不过我们啊。”

  邱非默默的看着他,过了一会,闷闷的开口问:“那队座现在……”

  他话没说完,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已经做到这个份上,谁也没有停下来的理由,雪上加霜也好,趁火打劫也罢,邱非心里暗暗抽了口气,他知道,无论叶修做出什么决定,他其实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邱非看着叶修的眼神里添了几分不落忍,倒更显得叶修残酷无情,但他明白,那不是无情,只是他的心理素质更强大而已。邱非不说话了,默默的看着叶修抽烟的身影,看了会,内心沮丧,不停的告诉自己,省省吧,战场上没有谁可怜谁,从来没有!

  想着想着,邱非消化了一下情绪,抬眼时,叶修的神情已经重归于专注,显然是耳机里又有新的指令,他听了半晌,拍拍邱非的小脑袋,“起来吧,干活了。”

  两个人按照先前盘查过的路线转移,果然一路上畅行无阻,连个影子都没了。

  “队座,”邱非隐隐预料到什么,出发前推演过沙盘,此处地形是曲折迂回的大型村庄与错综复杂的街道口,就算邱非再迟慢,也该反应过来了。

  “呵呵,”叶修接话:“不破译密码就找不到雷达站,找不到雷达站就获取不到物资中转的信息,估计老红军们现在还没察觉,他们的粮仓已经让人端了。”

  邱非听着这话,背上生出一股寒意。

  他不由得换位将自己置于红军的处境,用试探着的目光打量着危险的敌人,却在百密之中找到那一疏,还未来得及填补便被捷足先登,然后,他们会惊觉,这是怎样高的效率,又是怎样可怕的一群人!

  粮仓被端这话说的还太早,不过说话的主人是叶修,没人会怀疑在队友铺垫好的大好的形势下,他出马会失手。这不,他们单兵插入敌方势力不也是如鱼得水吗?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队座会在B区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带着他“费劲”转移了,只是这背后发生的一切太令人措手不及。

  邱非眼神里转了好几转的小情绪复杂的简直能演一出大型连续剧,叶修悉数洞察,不由失笑:“你这小脑袋里天天都想些什么呢?哪来的那么多思想负担!”

  “他们怎么办到的?”邱非问着,还在脑中模拟从演习开始到现在己方部署可能的执行情况,却怎样也无法这么效率的得到现在的结果。

  “这我也不清楚。”叶修说道,边移动边分析着;“密码肯定是点心大大的手笔,全联盟除了他,没人有这本事了。”

  “那物资中转的信息是谁传递过来的?”

  他们得到的坐标是指挥部直接下达的,不过在此之前,总要有人探探路,此时离演习开始整打整算还不够24个小时,单是破译出个密码邱非还相信,若是连敌方雷达站都给摸了,可就真的有点匪夷所思了。

  “应该是个特别能干的人。”

  叶修说着,唇边露出了一抹柔和的微笑。

————————————
虽然发的这么早,
然而晚上的更新,依旧
没有_(:з」∠)_

秋风清16

评论(5)
热度(178)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