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11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00

秋风清10

11

  邱非走的是环形线,悄无声息的潜入下一个隐蔽点,视野开阔。叶修和邱非趴在山头,拿着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在前方发现了一小队红军的队伍,约有十几人,看样子是这边的流动哨,给红军传递情报的。

  叶修定睛一看,巧了,这领头他还认识,是归属霸图霸气雄图的蒋游。这人颇有些本事,带队的行进速度非常有讲究,显然也是在高度戒备。

  “队座?”暗中观察了会,邱非请示他是否需要动手。

  “爆了。”叶修轻描淡写的指示一句。

  蒋游这边是一支十五人的小队,叶修眼睛淡淡一瞄,就拿捏准了这支队伍的成色,要不了多少斤两。

  叶修的干脆果决让邱非有点意外,他还在大略估摸着对方的战力,目光一侧,见叶修已经飞速的装了支QBU88,眸中寒芒一点,却不见认真,反而多了几分懒洋洋的意味。

  邱非看着那个熟悉的慵懒的神色,心中一跳,这感觉……虽说不上轻敌,但队座显然也是压根儿没太把来人当回事啊!

  难道是要杀光?

  邱非正想着,就见叶修嘴角一扬,带着些许漫不经心的味道,手上却是极稳——要不是万分熟悉叶修的行事风格,从邱非那个角度,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动作。

  “砰——”

  枪响,烟起。

  叶修甚至没有给枪装上消音器,就这么看似随意的放了第一枪。

  一片静谧的山峦间,静的连只飞鸟都未曾惊起,猛然大作的枪声却像是不速之客。那个中弹的人在一片疼痛中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身首异处时,他身边已经同时倒下四五个人了!

  不过短短几秒!

  叶修手起弹落,一枪一个,老练轻松的如同切瓜砍菜。子弹从四面八方而来,角度刁钻诡谲,单是射击的手法就压的人心慌意乱。

  什么方向?多少火力?几个人?统统让人辨不出分毫。

  蒋游小队早就乱了——谁他妈能料到这种鬼地方竟然还有狙击手?身为一个老兵,经验丰富的蒋游早早就清楚这种地形压根不利于狙击手狙击,连个像样的狙击位点都没有,这人是随意就找了个地方却能隐藏的不露分毫?还是高深莫测到早就料透了自己压根没防着狙击手所以在这故弄玄虚?

  蒋游匆忙间四周一扫,静谧诡异的周遭连个影子都看不到,背上已是起了一层冷汗。

  一如他们来时那样,和谐,安逸,平静的风波下却能真真切切的感到一股死气与寒意漫上心底。

  仿佛鬼魅,附在耳边,轻轻吹气的那种毛骨悚然。

  如此可怕的经验与掌控力,这是碰上哪尊神了啊??

  蒋游暗叫倒霉,深知这支小队已经保不住了,唯一的念头就是高呼快退,却已然来不及。

  几十秒的功夫,这支十五人的小队覆灭了……

  邱非在一旁看傻了眼。

  以往演习中,叶修向来是不怎么参与的,身边跟着后辈的时候大多会把情势全盘交托,放任不管,偶有应付不过来才捡个漏补个枪,又哪里见过他亲自动手解决过什么人?

  而叶修呢,此时身上连半分杀气都没有,仿佛只是轻松随意的打了几个死靶子,拿人练练手罢了。

  严重不对等的战斗力让邱非突然感觉到,这位曾经的中央军元帅,枪口之下竟是如此的寂寞。

  “撤。”叶修不咸不淡的招呼一声,打完就跑是狙击手的基本素质。邱非回过神来,就地几个翻滚,跟着叶修掩入了一片暗林中。

  他内心犹自惊疑未定,刚刚那电光石火的一瞬不停的在脑中回放。邱非虽早知叶修的枪法,快稳准狠,出神入化,却仍旧忍不住为那精彩的一幕发自内心的感到惊叹。刚才那一队人,邱非只打掉了三个,若非叶修有意留给他机会,他可能一个也打不到。

  和以前一样……

  他被他的强大所折服,整日跟着这个人默默的磨练自己的技术,所向披靡无所畏惧,却从来都觉得他捉摸不透。沉稳细心如邱非,有时候陪在他身边也会觉得无能为力。他无所不能,似乎强的不需要人再为他筹谋半步,哪怕是只有身居高处才能感受到的那种浓浓的孤独,他都不能化解分毫。

  可偏偏这个人却说着,荣耀不是一个人的荣耀。

  他为后辈所做的一切,一直以来的悉心教导让人无以为报,万千心绪,终究都化为一句珍重心底的无声感谢,也难怪他的身后不断有人前赴后继,只因信仰之中有一个叶修,让一切努力都变得值得。

  邱非默默的想着,全然不知自己眸中的瞬息万变,已被叶修看的分明。叶修忍不住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脑袋:“你还差的远呢。”

  “队座……”邱非喃喃的唤了他一声。

  “嗯?”

  “你刚才没装消音器,是想利用山峦之间的地带形成回音,以此干扰敌人的判断吗?”邱非定了定神,这才开口问道。

  叶修想了想,如实道:“不是,是因为懒。”

  邱非:……

  他沉默了好久,才终于小声地说了一声:“谢谢。”

  “哦?”

  邱非愣了愣,完全没想到叶修会是如此反应,似乎飞快的忆起了什么,连忙压下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整理了一下心思,心知眼下没有时间给他慢慢琢磨,只是无比坚定的重新专注了起来。

  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他想着,眸中渐渐涌动出熠熠光彩。

  两个身影,悄无声息的融入一片漆黑。

  夜幕降临,将周围一点一点染成墨色。兴欣小队戒严了一片区域,在这边稍作休息。

  为防暴露,他们没有点火,只就着淡淡的月光补充体力。队内成员大多都是在军校时一个班的新人,彼此早熟悉了,加之陈果是个自来熟的性格,一群人很快就混成了一片,即使只是小声的交谈着,也有说有笑,十分热闹。

  苏沐橙吃了点随身携带的压缩饼干,抱着膝盖,视线盯着一片全黑的天幕。长发在微风的吹拂下一起一落,偶尔抚过脸颊,为那原本清丽的面容再填几分灵动婉约。

  倏忽间视野中出现了一双骨骼匀称纤细分明的男人的手,这双手扛过枪,流过血,接过荣誉徽章,也端过菜,铺过床,摸过她的头……苏沐橙淡淡的笑了笑,盯着一片夜空默默出神。

  月光脉脉的洒下来,照进眸底某些温柔细腻的回忆,直到那遥远陌生的场景也逐渐清晰亲近起来。

  “一支95,一支88,足够了。”

  “厉害呀,从哪里搞来的?”

  “你别挑,这可是最好的了。”尽管这人说话不能让人尽信,眼前这位枪械大师却明白,这可能是整个联盟最先进的家伙了。

  “哎呦,你可别给我拆了拿零件瞎搞什么研究啊。”

  咬着烟的男人淡淡一哂,身上灰扑扑的军服愣是穿出了一股让人见之心中一暖的亲切感,仿佛这个刚满十八岁的成年人,天生就有着归属于此的气场。

  “算了算了,不研究。”他露出一个干净爽朗的笑,捂着肚子豹一样流畅矫捷的窜上了饭桌,眼神明亮。

  “今天这菜格外香啊。”

  “是你的心情格外香吧。”

  画面跳转,出现在幕布中央的变成了一个安静到有些木讷的少年。他个子很高,一双眼睛清澈平静,黑白分明,周身恬淡的气质给人一种安稳可靠的感觉,丝毫也看不出他比其它同龄人还要小上一岁。

  他也是用枪高手,甚至,超出了她对枪所有的理解——日日夜夜与之相依相伴的那份理解。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眸中有微微惊讶的光,而后面对着一个和善的笑靥,吐出一句直白的话语。

  “我找……叶秋。”

  “或许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叶秋。”她却故意有些俏皮的如此说道。

  “不会,”他眸光一闪,露出一抹固执的坚持,“我认识。”

  初次与那双眼睛相视,只觉得这是一个纯粹的人,纯粹的想要靠近他,也不知是因为他强大,还是因为他不为人知。

  苏沐橙笑了笑,转身道,“你见不到他。”

  “你可以……和我说说。”

  周泽楷那双眼睛还是那样,清澈,温润。

  直到这双眼睛很多次的出现在他的身边,苏沐橙隐隐察觉出什么。

  倒不像是她对哥哥的那种亲切与关心,反而像是……

  脑中自然而然的回想起叶修回来的那个晚上,他正咬着烟坐在沙发上看新人们的资料,苏沐橙坐过去,顺手抓了点瓜子吃。

  “你这几天在军校,一直都和周泽楷在一起吗?”比之小心翼翼的试探,她简直就是开门见山。

  “是啊。”叶修随意道。

  “他看起来跟你很亲密的样子啊。”

  “哦?怎么看出来的?”叶修问着,眼睛却还一直盯着手里的资料。

  “你不觉得吗?”苏沐橙反问。

  想起在军校时发生的种种,还有那本因为信任轻易交付的日记,叶修摸了摸下巴,“嗯,是有那么一点。”在苏沐橙面前,就略过了诸如“那都是因为哥的人格魅力太大了”等没正经的话,不过看他的样子,也看不出什么正经。叶修咬着烟屁股,似乎是想抽一根,但却始终没点,问苏沐橙:“你说这孩子怎么了啊?”

  “你觉得呢?”

  “想不通。”叶修如实道。

  “你的觉悟也太差劲了啊,人家会伤心的。”苏沐橙笑盈盈的。

  叶修看了眼苏沐橙,伸手在她有些散乱的长发间顺了一把,“你这么觉得?”

  “这很透明嘛。”苏沐橙说。

  她看着叶修思考的神情,意识到他没什么恋爱经验,这么告诉他,会不会有些直接了,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见叶修说道:“你觉得兴欣新来的这几个人怎么样?你没事多陪唐柔练练,你们女孩子之间熟嘛,她太要强了,得教会她如何慢下来。”

  合着这人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苏沐橙应了声,又暗中观察了几天,心里已经明镜一样,却没有再找叶修说什么。

  “沐沐,在想什么呢?”陈果看苏沐橙一个人盯着夜空出神了好一会,便坐了过来,推了推她的胳膊。

  “在想一个让人头疼的人呗。”

  “叶修吗?”陈果说,“这家伙是挺让人头疼的,你快别想他了。”

  “我头疼什么呀。”苏沐橙笑道。

  “那是谁呀?”陈果八卦。

  苏沐橙慢悠悠地道:“谁喜欢他,谁头疼呗。”

  “谁会喜欢他啊。”陈果的语气中透着万分的嫌弃,看见苏沐橙轻轻笑了笑,只当她是说了句玩笑话,索性也就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秋风清12

评论(4)
热度(168)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