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05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00

秋风清04

05

  天朗气清,阳光明媚。集合的哨声响遍整个中央军校,全体参加考核的学生们规整的列队,将中间的部分留给今年参与和审查的陪考人员。以叶修为首,喻文州为副,列队两排,清一色的华丽阵容,让旁边站着的学生们大气也不敢出,一个个拔的笔直。也有胆大的偷眼瞄他们,心生憧憬与向往。也许不久的将来,他们当中的某一个人就是自己未来的将官,当然,得先通过这场严格的考核才行。

  就像学生参加高考,这些未来军人们也将面对他们人生中一次重大的考核,其中有不少人都是心如擂鼓,紧张与兴奋并存,更多的感情被激动占满,一个一个如同打了鸡血。

  冯主席站在台上发表讲话,说了大约有十多分钟,等他终于说完了,在喻文州向上面敬了个礼,跟了句:“准备完毕,请指示”后,宣布本次新军分区考核正式开始,才在一片掌声中施施然下了台。

  哨声再一次吹响,整齐,嘹亮,回荡在整个中央军校,吹入人们的耳鼓。联盟直接出动了米-26直升机,队伍分为几批登上,直接飞往考核区域。本次的区域范围从勍海一直到长钦山,直升机飞离海面上约十米的高空,考核即开始。

  舱门打开,考生一个接一个的跳入海中,一时间几架直升机并列而行,场面纷繁,如同新年时分向锅里投放饺子。叶修所处的这架直升机内共有四个将官,待所有考生跳海后,喻文州也跟着跳了下去,黄少天自然跟随自家的参谋长,动作迅捷流畅,准备到下方参与陪考。

  叶修瞅了眼舱门,问道:“小周,你下去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看叶修也没有跳海的意思,示意微草驾驶员将舱门关好。就见叶修找了个挺不错的观察点,视野开阔,招呼周泽楷过来一块看。

  考生们按照规定的路线开始泅渡,喻文州和黄少天则找了个近处登陆,乘上了早已恭候多时的军用吉普车,直接驶向泅渡终点去观察考生表现,记录他们的成绩。

  2号机由空首王杰希亲自驾驶,苏沐橙和楚云秀在舱内嗑瓜子,方锐中将和林敬言中将就着这批新人讨论了会,揶揄王杰希道:“王将今年又看上哪家的孩子了?”

  “兴欣的唐柔,很优秀。”王杰希实话道。

  无归属的新人向来争抢的最凶,关于这个新人更是闹的沸沸扬扬,毁诺的名声虽然不太好,但是这些高级将领们看的更多是一个人的能力。

  毫无疑问,这是块真金。

  “这不是怕她去了你们微草,老王你再花式吊打新人么。”叶修忽然掺了一嘴,声音懒洋洋的,带了点微弱的电流音,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一听就很欠揍。

  “她的话,应该会更喜欢这样。”王杰希平静的说。

  “那是。”叶修看着那个始终领先的短发身影,目光中流露出些许欣赏。他将通讯器关了,掏出一个干净的桃子咔嚓咔嚓啃起来,又注意到身边盯了他有一阵的周泽楷,习惯性的伸手将桃子一递,问他:“小周,你吃不?”

  周泽楷看了一眼叶修咬了两口的桃子,露出内里鲜美可口的果肉,上面似乎还沾着亮晶晶的口水,将蜜桃衬的格外莹润,目光变的有些呆。他的喉咙动了动,鬼使神差的想要伸手接过来,叶修就像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将手收回来,又往周泽楷的手里塞了两个大橘子,说:“吃这个。”

  老兵痞气息重,对小周可不能这么不讲究。

  周泽楷看着手里的橘子愣了一下,将皮剥开。

  “前辈。”

  他唤了一声,将一个剥好的橘子瓣凑到了叶修的嘴边,看着他说:“吃橘子。”

  微凉的橘子瓣触到唇角,传来一阵微妙的感觉。见叶修没反应,周泽楷原本亮晶晶的眸子暗下来,样子看起来有些沮丧。

  叶修连忙将喂过来的橘子吞了下去,看着枪王的大眼睛重新恢复了光彩,迅速又剥了一瓣喂给他,眼睛一眨也不眨的问:“甜吗?”

  呃……叶修怎么感觉这是个大型动物的幼崽在撒娇啊,只是这种方式……

  他立刻就想到了那种毛绒绒的小云豹,表示亲昵的在你的脸上舔了舔,又轻轻的蹭蹭你的鼻尖,然后乖顺的蜷在你的脚边,滴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你一转不转。

  似乎是在渴望着你能够伸手摸摸它的脑袋。

  叶修的神情突然变的有些复杂,过于亲密的距离让久经沙场的他不自觉中就流露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威压。叶修平时并不控制自己的气场,只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和他接触的不是优秀的军人就是敌人,难道他能像老韩那样一瞪眼睛就把人吓哭吗?

  叶修觉得自己没那么夸张。

  最亲密的战友之间是互不设防的,只是军人的身份终究太过敏感,尤其这还是一个上过战场的军人。手上沾过血腥,身上背负过苦难,太过冷酷的种种总会逼着人成长与适应,真正在生死边缘间独身行走,从来都只是习惯孑然一身。

  他们的意识没有察觉,无形间已经自动设置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线。叶修从来不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花费太多心神,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对这种过于亲近的举动已经近似本能感觉到不习惯,放在行为上又表现的多么明显。

  是的,明显。明明只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个神情,看在周泽楷眼中却也不知为什么变得这么明显。

  周泽楷此时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将剥好的橘子衬在手里的橘皮中,停住了动作。叶修继续啃着桃子,视线瞄向了窗外。周泽楷突然感觉到一阵猝不及防而又来路不明的失落,闷闷的将一瓣橘子咬在了嘴里。

  他觉得橘子的味道有一点苦。

  当所有的考生登陆的时候,叶修手中硕大的桃子已经啃的只剩下一个核。他随意的找了块抹布擦了下手,一抹嘴角,将通讯器打开让各陪考们接收喻文州那边的汇报,余光一扫,看见周泽楷仍旧抱着半个橘子,出神的盯着看。叶修打量了他一会,神情有些微的变化。一般来讲,斗神露出这种目光的时候,意味着,他在审查。

  只是这目光中不含杀伐与威严,只有平静的想要一探究竟的彻底,甚至带着几分温柔,温柔到经受过特殊训练的周泽楷全然没有察觉,依旧专注的出着神。

  沉默的枪王抿着唇,微微垂下眸子,双手在桌子上交叠做出一个捧姿,手心里是那个剥了皮的橘子。他的手比不上叶修的手修长纤细骨骼匀称,却是双标准的男人的手,枪茧均匀的分布着,衬的那双手优美而富有力量。长长的睫毛将漆黑的眸掩住,任谁也无法窥探其中涌动的思绪。

  仔细一看,乖巧的模样安静且无害,让人不忍出声打扰。不知是否是睡姿的缘故,头发还支起了一小缕,看起来格外的呆。

  叶修从来没有近距离观察过联盟的脸,那个角度,即使是叶修如此深谙体察人心的功夫,也看不出什么来。可是他总觉得,小周看起来像是有点难过呢?

  他拍了拍脑袋,觉得这个时候应该需要一个女性来看看。假如苏沐橙在这号机上,她应该能看懂。

  也许是因为对面发出的微微响动,周泽楷抬头看向了叶修,叶修却恰好把视线移了开,只让枪王看到了大半个侧脸,没有半点目光接触,手却直接奔着刚才被他拒绝的那个橘子去了。周泽楷愣了愣,任叶修顺了几瓣橘子,扔进嘴里。

  偌大的机舱内只剩他们两个人和一个驾驶员,一时间气氛有些闷。

  一个军人在该集中精神的时候心不在焉,对于叶修而言或许不会那么意外,而如若告诉他这个人是周泽楷,那可就是天大的新闻了。此前两人接触时他还不是这么心事重重的模样,叶修又何尝看不出来,只是觉得在周泽楷梳理好自己之前,他贸然做什么都是多余。

  有心事就得慢慢想,谁还没有个杂念累身的时候。

  尽管这放在眼前人身上实在太不应该。

  一晃神的功夫,队伍已经奔着长钦山行去,开始了十五公里负重越野。黄金一代那一年的时候,二十五公里负重越野的强度直接跑到吐,周泽楷参加考核时是二十公里,如今考核的要求越来越低,参考人员们过线的记录却没有什么明显的提升,充分说明,和平时期,新人的素质已经一代不如一代。

  叶修全程保持了一个看起来就很舒服的姿势,不时和周泽楷说说话。气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非常奇怪,他也装作没发觉一样。叶修心知,以周泽楷的素质,若是让他发现自己心神不宁的样子已经持续了很久很久,情况会比现在更坏。

  于是“一无所知”的叶修只好和满怀心事的周泽楷一起“专心”看考核,几十米的高空,以他们的目力,下面的情形还是可以看的非常清楚的。

  黄少天和喻文州乘坐的吉普车驶在最前面,后面依次跟了唐柔,宋奇英,邱非,卢瀚文,高英杰这几个素质优秀的新人。他们和后一批明显拉开了一段距离,开始相互比拼。高英杰起先并非领跑,而是和好友一起在中间吊着,后来乔一帆和他说了好几遍“你快跑,先别管我了”这才冲了上来。

  看着拉的老长明显分出层次的队伍,目睹了刚刚反超的那一幕,叶修评价道:“微草送来的那个孩子挺不错的。”

  他的目光虽然一直盯着乔一帆,话说的却是高英杰,这一点没有人会产生误会。按理说,乔一帆和高英杰是一起被微草送来中央军校培养的,毕业了理应一同回到微草军区,乔一帆却因为能力不够出众,加之身边有天才的映照,更显得黯然无光,而早早就被微草军区放弃,前路充满未知与茫然。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很大的伤害和折磨。

  叶修当初发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素质极佳,只是一块璞玉,尚未雕琢,努力错了方向。

  王杰希未必看不出这一点,所以早早就放了手。任他留在微草军区只能就此泯灭,是不会有什么未来的,倒不如放开他,让他自己搏个前程。

  周泽楷顺着叶修的目光望过去,看着那个跌跌撞撞,始终都在努力着,挣扎着向前行进的瘦小身影,明白叶修的话里是在感慨什么,沉吟了一阵,道:“不适合。”

  “嗯?你是说他不适合去微草当空军?我也这么觉得。”叶修道:“所以他应该来我们兴欣才对。”

  这话若是被别人听见,十有八九都会说他死没下限,又到处挖角,而周泽楷只是浅浅一笑,使劲点了点头说:“嗯。”

  叶修也笑,夸他:“小周,你真是个老实孩子。”

  “二十八。”周泽楷皱了皱眉,认真的强调:“不是孩子。”

  “前辈,三十二。”

  叶修看着他的眼睛,出于好意,还是将置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语气温和到能让人忘记这是个身经百战冲锋陷阵不眨眼的头号危险品。

  “目不转睛的盯着橘子看,不是孩子是什么,你想吃你就吃呗,老这么看,橘子它也受不了啊。”

  叶修笑了笑,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不过周泽楷同志,你刚刚被瞄准了那么久都没有察觉,这是一个狙击手该有的样子?我要是敌人,你这样早死十回八回了。”

  他这话说的其实很无赖,敌人发出的目光,经受过特殊训练的周泽楷怎么可能会一点没有察觉乖乖任瞄准?叶修明明是特意隐去了目光,特意不让周泽楷察觉。同样是特殊训练出来的,以这位的本事,若真不想让人发现,恐怕没有人能察觉到那双在暗处审视的眼睛。

  “还不就是个孩子。”叶修却笑,看着身旁绷得笔直的一米八的大个子,像训练新兵那样,为他这小小的不应该,随手在他臀上不轻不重的招呼了一巴掌。

  然后他看到,联盟无所不能的枪王浑身僵硬的立在原地,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

  周泽楷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耳朵烫的简直要滴出血。叶修那是什么手劲?没使多大力气也能让他感到一阵打在肉里的钝痛,似乎猛然被切断了信号一样,大脑一片空白,只有一句加粗加大加高亮的字幕滚动式刷着屏。

  被前辈……调戏了?

  周泽楷的眼眸一闪,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涌动。

  他意识到之前的愣神,大为懊恼竟然在前辈的面前发了不知多久的呆,却被叶修看的清清楚楚。

  那种感觉说不上来,那时他离他太近了,近到他开心的忘乎所以,近到一不小心就让叶修自动开启了全方位防御机关。于是等周泽楷猛然回过神来,才黯然发现,前辈应该不喜欢这样。

  他神思不属是因为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独独在这个人的面前便轻而易举的失了分寸而不自知,又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叶修的反应。正在叶修解读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也在解读他。叶修并不知道,除了他自己以外,其实没有什么人有本事让堂堂枪王如此失神。

  叶修平静的眸中藏着精锐,明明没有什么,总是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被看穿了看透了一般,局促的被那道深邃的目光钉死在砧板。他困惑为什么面对那双眼睛的时候,他竟会感觉到莫名的心虚,再然后,心中猛地一惊,那些长此以往,深深隐藏着的小小心思,暴雨惊雷般于顷刻间尽数流露,竟连自己都瞒不过了。

  自始至终徘徊在进与退的边缘,当一切都在机缘巧合之下猛然被那张捏着幕布的大手尽数掀开,隐藏在那下面的东西完全猝不及防的铺展在眼前时,一瞬间他竟是感觉到如此心痛。

  界限,常规,如若无物。

  他从未想过,如有一天,他猛然发现自己试图撞破的不是什么浅沟浅水,而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天堑时,他会怎么办。

  心里像有一把刀在慢慢的磨,在最柔软的地方,一次又一次,磨的血肉模糊。

  周泽楷似乎一下子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前进了,于是他停滞下来,他开始进入到了漫长的思索和消化当中。在那个狭小的盒子里,四周都是挡板,想要伸出手,却硬的坚不可摧。

  直到叶修用一种肢体上的语言,无形中帮他打开了一个与外界相连的小门,他才发现,困住他的不是什么小盒子,而是自己的内心。他打开了周泽楷的心,从此便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从很多年前,就曾被你,一枪穿心。

  到很多年后,在你面前,溃不成军。

  周泽楷对自身有多敏感,一个军人对自己情绪变化的把握与心防的溃败有多敏锐,当他察觉到自己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心思后,就有多无措,当他敏觉叶修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防备姿态后,就有多心痛。

  就像一个从未吃过梨子的人,怀揣着满心好奇的品尝一口,才知道,啊,原来是这种味道啊……

  他搞不懂自己又一瞬间感到似乎茅塞顿开的时候,心念有万分之一秒直击要害,想,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个样子啊。

  当他终于从那种纠结与无措中勉强释放出来时,当他尚未意识到这份感情存在的多么另类,多么不应该时,他曾满怀期待的看向叶修。在那双眼睛中,他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在流动。斗神留给他的目光,清冽而平静,仿佛他一无所知,又似乎悄然间窥尽所有。

  理清自己只在那么一瞬间,一瞬间,周泽楷心里五味杂陈。

  嘴里似乎有橘子的味道。

  好苦。

  然而周泽楷又觉得。

  这很甜。

————————————
*本章私设地区解锁:
·勍海·(联盟分区考核专用区)
·长钦山·(考核终线,上有烈士墓园)
————————————

更新奉上,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这是糖 _(:з」∠)_

秋风清06

评论(5)
热度(214)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