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庭有枇杷树

🍃修身养性

【周叶/军事AU】 秋风清 02

餐饮说明:
这是一个小周和叶神在十一年前的秋风下相识并相依相伴走至今日正在谈恋爱的故事√
军事AU 强强联手
前章请戳:

秋风清00

秋风清01

02

  对于危机意识根深蒂固的军人来说,和平时期只是战争时期的准备期。普通人休养生息的日子,放在军人眼里,都只意味着又一个强化实力的大好机会即将到来。

  作为一个有自觉的上将,叶修同志每天的日常就是按时按点起床,吃过早饭后阅览几份各区递交上来的重要报告,或是亲自担任某个小型军演的总指挥。偶尔他也会跟着导演组的同志们混个脸熟,吞云吐雾的搅弄风云。手头工作忙的整日连轴转只是一个军人的常态,呆在中央总部的这些日子,唯一可随意支配的丁点时间也被他全部贡献到了中央军校里。

  他这样无私奉献的伟大事迹总算被某个同样席不暇暖的主/席良心发现大加称赞了一番,一时间,就连那张让人见了就想磕药的嘲讽脸也因此变得亲切了许多。冯宪君觉得非常欣慰,曾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贴心的拉着叶修同志的手嘘寒问暖鼓励他再接再厉,一通表扬传达到各军区,倒是吸引了不少奔波忙碌的身影纷纷效仿。

  叶修当时只是咬了根烟摇了摇头表示没空和他寒暄,非常时期行非常事,这是应该的。他一口烟圈正好迎面给冯宪君呛了个猝不及防,咳嗽着挥舞胳膊连忙把他赶出了办公室。叶修再次一头扎进各种讲座里,昼夜不停歇的给军校的准军人们发福利,不辞辛劳的在各教学区与训练区跑上跑下,一待就是一个多星期,教官欢呼学生激动,众人一番努力,总算达到了点突击训练的效果。

  面对着一个个对未来充满憧憬与壮志的小萝卜头,在传授经验与知识的同时,叶修也不免发出年轻人就是拥有饱满的活力与激情的感叹。听惯了他这种老气横秋的腔调,一众军校生们理所应当的便忽视了他其实也只是一个年仅三十二岁的青年将官,年轻有为这句话用在他身上简直合衬的过分。在一个男人的巅峰时段,有多少传奇经历值得大书特书,多少振奋人心的激动故事永远都不会被岁月沧桑所掩埋,这一切的辉煌与荣耀,无不令人心生向往。

  凉爽的小风吹了彻夜,清早空气清新,还微微带了点湿润。

  乔一帆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试图驱赶走一些睡意,又用手背试了试体温,估计着自己现在的温度。

  刚刚出完早操回来,他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唯一剩下的室友看他状态不太好,临出门前的举动堪称一步三回头。乔一帆只好在高英杰频频投射过来的担忧目光中摆了摆手,笑了笑说了句我没事,便催促着同伴赶紧去食堂吃早饭。

  他自己没什么胃口,又担心不吃东西自己的身体会受不了,最终从抽屉里摸出一盒军用罐头,草草的吃了了事。

  整理内务花费不了多长时间,乔一帆收拾妥当之后独自倚在窗边,觉得胃里抽搅着疼,浑身上下也没有什么力气。他在脑内搜索了一番今天的训练计划,拍了拍脸像是在安慰自己,虽然生病难受,却是不打算因病耽误训练,只能尽快的休息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在这争分夺秒的一天,还有太多的任务等待着他去完成。

  抱着资料走进教室的时候,全场已经座无虚席。乔一帆对这个场面也不是太意外,在后排拉了最后两个凳子搬到角落里一张不起眼的桌子前,前脚刚刚站定,后脚一个阴影便悄无声息的来到他身边,径自在他搬好的另一个凳子上不声不响的坐下。

  乔一帆整个人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当场愣在原地,看着那张一出门就能迷倒一大片女性的标志性面孔,只感觉连心脏都停跳了三秒钟。

  这,这!这是……!

  他一时间有点懵又有点紧张,心脏砰砰砰砰的跳,却是什么话都说不住。乔一帆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紧闭的严丝合缝的后门,感觉有点匪夷所思。

  这,怎么进来的呀……

  他下意识的嘀咕一声,全没在意自己已经把心里所想的给小声念了出来。周泽楷眼风一扫,看到呆愣失神的乔一帆,略微有些歉意的露出一个无害的微笑。乔一帆这才反应过来,浑身僵硬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不自然的举动差点没让台上伸手拿粉笔的叶修直接笑出来。

  周泽楷是从后门溜进来的,他和叶修推门本是巧合的一前一后,周泽楷在屋内站定的时候叶修正在前面迈讲台上的台阶。他那一串快到不能再快的动作愣是没惊动一个人,却是丝毫没逃脱叶修的眼睛。此时两道目光微微对接,叶修含笑的眼眸像是在说:“瞅瞅你把我们家孩子给吓的”,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只好无辜的睁着一双大眼睛冲着那道递过来的目光歉意微笑。

  这几个眼神交流,还在愣神中的乔一帆自然没看见,叶修表情自然,在坐的五十几号巴巴的望着叶修准备听讲的学生也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有坐在最后排的周泽楷读懂了叶修眼神里面的笑意,托着下巴又冲他眨了眨眼。

  乔一帆这才注意到,周泽楷坐下的第一个动作是将怀中一个黑皮笔记本平放到桌子上,再然后,他又拿出一支黑色碳素笔,动作娴熟自然,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举动看起来有多么的奇怪。

  白色的窗纱被风吹的微微荡起, 若是仔细观察,还可以听见笔尖划过纸页的细微响动和桌子轻微晃动的声音。乔一帆觉得有些不自在,身旁坐着这么个大人物,紧张是难免的。好在现在周泽楷并没有理会他,乔一帆难得神游了一会,已经完全跟不上叶修的节奏了,头脑又一次发起了昏,只有桌子晃动的幅度还能感受的那么清晰。

  乔一帆偏过头,有些错愕的发现,周泽楷上将……呃,他这是在记笔记?

  从他那个角度看过去,是一副完整流畅的侧面图,年轻的将官低垂着眉眼,手中的碳素笔一刻不停,不过更多时候他都是在抬头注视讲台上的叶修,不时点点头,不时专注的将自己的体会或是重要信息记录在本子上,甚至有一些虔诚——笔记的内容完全是乔一帆自己猜测的,他目力虽好,却不敢轻易获取那上面的信息,只是大略收入眼中,齐整且清晰。

  乔一帆心中的疑问更深,他深知以这个屋子里学生的普遍水平来讲,叶修所讲述的东西绝对算不上有多高深,这些再基础不过的内容,早就从军校毕业了的周泽楷前辈,没理由还浪费自己的时间坐这听讲的啊?乔一帆下意识的就觉得,周泽楷来此的目的绝对不是叶修所讲的内容,可是既然如此,他又为什么要这么认真的记笔记呢?

  乔一帆忍不住又往旁边瞄了几眼,害怕被发现,动作有点偷偷摸摸的。他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发挥着自己良好的大局观与经过特殊训练的思维方式去考虑问题,却由于生病的原因,偷瞄也有点心不在焉。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周泽楷手中的笔依旧以一个恒定的速度运动着,乔一帆又察觉到了什么,开始频频注意讲台上叶修的神情举动。

  不仔细观察其实并不能轻易发现有什么细微的变化,叶修修长的两指间夹着一截白粉笔,就像他夹着烟那样,手臂的弧度透着几分漫不经心,领口则随意的敞着,说话时喉结上下涌动,伴着有些低沉且独特的嗓音,看起来赏心悦目。

  只是总有些奇怪的地方让人觉得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直到乔一帆捕捉到他唇边那抹上扬的微不可察的弧度时,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叶将这是在忍笑吧?

  不知为什么,乔一帆越来越确定,也越来越费解,似乎自从周泽楷进来开始,气氛就变的有些微妙。或许说如果他不仔细感觉的话,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但此时乔一帆偏偏是以一个未融入氛围的旁观者的角度来揣摩,反而有了一点新的发现。

  他这点小收获尚未来得及理顺,越来越不清晰的脑子已经昏胀难耐,乔一帆伸手摸了摸额头,被自己烧的发烫的温度吓了一跳,被迫终止了本能的思考。视线之中的画面越来越暗,直到最终,他的意识再也不受控制,无知无觉的落入一片漆黑当中。

  乔一帆“咚”的一声睡倒在桌子上,周泽楷这才注意到他这个临时同桌,感受到了他不正常的体温后轻轻皱了皱眉。叶修从讲台上走过来,试了试乔一帆额头的温度,又顺手在他的头发上胡撸了两把。

  周泽楷下意识的伸出手,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看着叶修揉乔一帆的头发,也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望向叶修的眼神有点呆。

  叶修第一次来军校做战术指导的时候,曾经被热情的学生围堵了将近四个小时,所以第二天他的讲座一结束,吸取了经验的叶修就跑的比兔子还快。一般他会将情况分为两种,面对一些无理起哄和诸多无意义的问题,叶神想躲没有人能拦得住他,而遇上真有问题求助于他的孩子,叶修也乐得倾囊相授,尽量能多教就多教,极具耐心,不厌其烦,而且有教无类。

  这天的情况恰好是后者,收拾完一群小萝卜头已经近了黄昏时分——下午叶修给他们当了会儿教官,让这些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充分认清了两个事实,原来下限真的没有最低值,以及传说中叶修当起教官来比韩文清上将还吓人,并且曾经虐吐过黄少天上将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叶修悠闲的倚在顶楼阳台的栏杆上,吹着小风叼着烟。蓝天在远处淡开一层,柔软的云彩聚成团状,像厚厚的棉花。

  身后传来极轻的脚步声,叶修没有回头,等到来人走到自己身边时才歪头看了看他,随意的招呼一声:“小周,来了。”

  “嗯。”周泽楷应一句,声音听起来轻松愉悦。

  叶修的视角被奇妙的分为两部分,一半是蓝天白云与楼下的风景,一半是周泽楷的便服和他透着几分满足的笑容。叶修看着这个本该留在总部,如今却跟他一块在军校折腾学员的上将,被他略显稚气的表情逗得一牵嘴角。

  下午的训练周泽楷全程陪同,前后第一人无需商量就打出的绝佳配合让军校生们大呼这辈子都没这么过瘾过,着实爽了一把。当然叶修动手虐人时周泽楷二话不说,也是帮凶,而且还帮的理所当然,这就让人有些欲哭无泪了。一群稚嫩的年轻人一边泪流满面一边频频感叹,果然叶将带出来的兵,那都是痛和快乐并存的啊。

  没人察觉到,叶修其实一直在不动声色的观察周泽楷,总觉得他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单纯的迎合冯主席提倡的“诸位可以多去军校帮忙培养一下未来栋梁”的好提议,于是他干脆开口问道:“怎么今天上课的时候来了呢?”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思考该怎么回答他。将心底那种奇妙的名为思念的感觉用语言表达出来似乎并不是枪王大大的强项,他只好实话实说:“前辈讲课,”他看着叶修,认真的点了下头:“想听。”

  嗯?

  叶修被这根本不成理由的理由说的一愣。

  就因为讲课的人是自己?

  就因为想听,所以不惜花上大把时间,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偷偷钻进来听这些无关痛痒的内容?甚至边听边记笔记,问及原因,只是因为想听?

  这也太……

  叶修花了两秒钟理顺了一切之后,“噗”的一声笑出来,像对待后辈那样随意的揉了揉周泽楷的脑袋,语气中流露出些许无奈,“任性的有点可爱了啊你。”

  周泽楷轻轻的抿着唇,眼睛一眨也不眨,乖巧的模样像足了那种老师身边常跟着的三好学生。叶修瞄了一眼他怀中的硬皮笔记本,伸手取了过来,漫不经心的翻阅了一下。周泽楷一直将本子放在身上,训练时也不曾离身。叶修浏览着漂亮干净的字迹,没有过多的评价,周泽楷却觉得自己有一点紧张。

  “小周啊,”叶修的余光一直有意无意间观察着他,这几乎是一个素质良好的优秀军人下意识的举动,周泽楷后背挺的笔直,犹如一株杉木。

  叶修弹了一下烟灰,感慨道:“今年真够热闹的啊。”

  周泽楷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轮回的情况很稳定,补强的话并不像其他军区那样迫切,你看霸图,老韩他们一撤底下就没几个人了,哦,当然,还得等个三五年。”叶修换了姿势,后背靠在栏杆上,和周泽楷形成了一个面对面的站位:“你们的话,我想你们也应该意识到了。”

  叶修看着他笑了一下,缓缓吐出一口烟圈。周泽楷心下一惊,却并不是因为直接被叶修戳破心事所带来的惊,而是惊在叶修竟然如此直截了当的就和他把话说明。很显然,周泽楷可以感觉到,在叶修的区域里,自己并不是被分割在“外人”那条线里的一员,一时间惊讶与犹疑,都不及心中漫上来的喜悦。

  这小周,今天心情似乎格外好啊。

  叶修看着周泽楷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弯的厉害的唇角,继续补充:“百忙之中抽身来这一趟确实挺不容易,你这一来给足了老冯面子,二来给了各区将领面子,三来还能出于私心的跑过来补补笔记,”叶修说到这,又有意无意间翻了翻周泽楷的本子,手指在页面上弹了一下,“四来……”

  “可惜联盟今年没什么攻坚指导型人才,今天在校内走了一圈,你觉得怎么样?”

  周泽楷看着叶修,没说话,叶修似乎也不需要他的回答,慢悠悠的吐出一口烟圈:“你们还年轻的很呢。”

  “慢慢来吧。”叶修递过来一个鼓励的目光,示意周泽楷可以往他打算的方向上使使劲。

  周泽楷抿着唇点了点头,抬起眼帘时,突然对上叶修若有所思的眼神。

秋风清03

评论(8)
热度(201)

© R庭有枇杷树 | Powered by LOFTER